江西初心红色国际文化交流有限公司
Jiangxi Chuxin Red International Cultural Exchange Co. , Ltd.

瑶里改编

17
发表时间:2022-01-14 16:47

1938年2月,在皖浙赣边革命根据地经历了三年游击战争严峻考验的三支红军游击队,为适应党的战略任务的转变,在中央东南局、皖赣特委和陈毅同志的直接领导下,汇集于皖赣交界江西一侧的瑶里(现系江西省景德镇市浮梁县瑶里乡政府所在地),尔后前住安徽岩寺集中,改编成新四军第一支队第二团第三营开赴抗日前线的瑶里改编。这既是抗日战争初期发生在皖浙赣边有较大政治影响的事件,也是我党在南方坚持抗日统一战线、积极组织领导抗战工作的成果。

一、瑶里改编前,各支红军游击队的基本情况

   参加瑶里改编的红军游击队,主要有三部份:一部份是由原皖浙赣独立团团长熊刚带领的原皖浙赣独立团的一部和活动在安徽省宁国、泾县一带的由厥怀仰带领的游击队;另一部份是由皖赣特委负责人王丰庆、李步新、江天辉以及杨汉生带领的原皖赣特委独立营和活动在安徽省的祁门、江西省的浮梁、婺源一带的游击队;还有一部份是田英等所带领活动在江西省的都昌、湖口、鄱阳、彭泽一带的游击队,这些红军游击队都是1934年10月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遗队和闽浙赣主力红军离开赣东北苏区时和北上途中根据方志敏同志的指示留在赣东北苏区和皖浙赣边区坚持武装斗争的部分红军部队。

   熊刚带领的那部分红军游击队,就是1934年11月方志敏同志率领北上抗日先遣队进抵皖南时,根据敌人己在皖浙一带驻有重兵.对我抗日先遣队进行“前堵后追”的形势,决定留下一个侦察营(营长熊刚、政委姓张),与赣东北省委为加强皖南苏区红军武装力量,派往皖南活动的游击大队(由宁春生率领,共300余人)合编成的皖南独立团(下辖两个营:一个营是方志敏留下的侦察营,另一个营是由宁春生率领的游击大队改编的)。这个团于1936年4月改编为皖浙赣独立团,团长熊刚,政委刘毓标,受皖浙赣省委领导。下辖三个营,以原皖南独立团为基础编为第一营和第二营两个营,各地调来的游击队编为第三营。改编为第三营的这些游击队,也是原赣东北苏区挺进师的一部分和抗日先遣队留下的部队,主要有:王丰庆带领的部队,是1934年6月根据闽浙赣省委指示到皖赣边区开辟和恢复工作的挺进师的一部分;李步新带领的那部分,是原抗日先遣队19师的一个排和青阳县的一个游击队【这个排是由原19师的团长王岐山带领为掩护主力转移被敌人截断后与部队失去联系的主力红军,他们与部队失去联系后,先在青阳县九华山一带与当地的一支游击队在一起活动,后因敌人“清剿”转移到泾县活动时与1934年11月北上抗日先遣队到泾县新峰时,根据方志敏同志的决定留在泾县西南乡一带工作的李步新同志取得了联系,并成为泾(县) 旌(德)宁(国)宣(城)中心县委直接领导的一支游击队,王岐山任队长,李步新(原为中心县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长,后为中心县委书记)兼政委】;江天辉带领的那部分,是北上抗日先遣队到皖南时,江天辉根据方志敏同志的指示,带领一部分部队去联络在安徽省太平县谭家桥战斗中失去联系的倪宝树部队未联系上而留下打游击的主力红军。王丰庆、李步新、江天辉带领的这些红军游击队先后于1936年4月在嶂公山会合后,根据1936年4月在嶂公山召开的皖浙赣省委扩大会议的决定,改编为皖浙赣独立团的第三营。后来,由于国民党反动派的“清剿”,独立团受到严重损失,团长熊刚被冲散,政委刘毓标身负重伤被俘入狱。到瑶里改编时,仅保存下50多人。

   王丰庆、李步新、江天辉以及杨汉生带领的独立营,就是1936年4月在嶂公山召开的皖浙赣省委扩大会议后,皖赣特委(书记正丰庆、副书记李步新)根据省委扩大会议关于发展地方武装的精神组建的一支由特委直接指挥的部队(这个营的政委是杨汉生)。这个营于1937年4月由特委书记王丰庆率领和余金德部队会师打乐平呜山后被国民党16师和55师包围。遭到重大损失,王丰庆被俘【在敌将王丰庆押往景德镇经浮(梁)乐(平) 婺(源)根据地时,王乘机逃出】,仅杨汉生政委等13人带着一挺机枪突围回到祁(门)浮(梁)婺(源)根据地。独立营保存下来的13人,加上祁(门) 婺(源)休(宁)中心县委(特委副书记李步新兼县委书记)领导的游击队和祁(门)浮(梁) 婺(源)中心县委(江天辉兼县委书记)领导的游击队,到瑶里改编时,还有150余人。

   田英带领的那部分红军游击队,是1935年初挺进师主力部队撤出皖赣苏区转到贵(池)秋(浦)东(流)一带后,由田英率领挺进师一部分部队回到皖赣的都(昌)湖(口)鄱(阳)彭(泽)地区打游击的部队,到瑶里改编时,发展到150余人。

一、瑶里改编前,各支红军游击队的基本情况

   参加瑶里改编的红军游击队,主要有三部份:一部份是由原皖浙赣独立团团长熊刚带领的原皖浙赣独立团的一部和活动在安徽省宁国、泾县一带的由厥怀仰带领的游击队;另一部份是由皖赣特委负责人王丰庆、李步新、江天辉以及杨汉生带领的原皖赣特委独立营和活动在安徽省的祁门、江西省的浮梁、婺源一带的游击队;还有一部份是田英等所带领活动在江西省的都昌、湖口、鄱阳、彭泽一带的游击队,这些红军游击队都是1934年10月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遗队和闽浙赣主力红军离开赣东北苏区时和北上途中根据方志敏同志的指示留在赣东北苏区和皖浙赣边区坚持武装斗争的部分红军部队。

   熊刚带领的那部分红军游击队,就是1934年11月方志敏同志率领北上抗日先遣队进抵皖南时,根据敌人己在皖浙一带驻有重兵.对我抗日先遣队进行“前堵后追”的形势,决定留下一个侦察营(营长熊刚、政委姓张),与赣东北省委为加强皖南苏区红军武装力量,派往皖南活动的游击大队(由宁春生率领,共300余人)合编成的皖南独立团(下辖两个营:一个营是方志敏留下的侦察营,另一个营是由宁春生率领的游击大队改编的)。这个团于1936年4月改编为皖浙赣独立团,团长熊刚,政委刘毓标,受皖浙赣省委领导。下辖三个营,以原皖南独立团为基础编为第一营和第二营两个营,各地调来的游击队编为第三营。改编为第三营的这些游击队,也是原赣东北苏区挺进师的一部分和抗日先遣队留下的部队,主要有:王丰庆带领的部队,是1934年6月根据闽浙赣省委指示到皖赣边区开辟和恢复工作的挺进师的一部分;李步新带领的那部分,是原抗日先遣队19师的一个排和青阳县的一个游击队【这个排是由原19师的团长王岐山带领为掩护主力转移被敌人截断后与部队失去联系的主力红军,他们与部队失去联系后,先在青阳县九华山一带与当地的一支游击队在一起活动,后因敌人“清剿”转移到泾县活动时与1934年11月北上抗日先遣队到泾县新峰时,根据方志敏同志的决定留在泾县西南乡一带工作的李步新同志取得了联系,并成为泾(县) 旌(德)宁(国)宣(城)中心县委直接领导的一支游击队,王岐山任队长,李步新(原为中心县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长,后为中心县委书记)兼政委】;江天辉带领的那部分,是北上抗日先遣队到皖南时,江天辉根据方志敏同志的指示,带领一部分部队去联络在安徽省太平县谭家桥战斗中失去联系的倪宝树部队未联系上而留下打游击的主力红军。王丰庆、李步新、江天辉带领的这些红军游击队先后于1936年4月在嶂公山会合后,根据1936年4月在嶂公山召开的皖浙赣省委扩大会议的决定,改编为皖浙赣独立团的第三营。后来,由于国民党反动派的“清剿”,独立团受到严重损失,团长熊刚被冲散,政委刘毓标身负重伤被俘入狱。到瑶里改编时,仅保存下50多人。

   王丰庆、李步新、江天辉以及杨汉生带领的独立营,就是1936年4月在嶂公山召开的皖浙赣省委扩大会议后,皖赣特委(书记正丰庆、副书记李步新)根据省委扩大会议关于发展地方武装的精神组建的一支由特委直接指挥的部队(这个营的政委是杨汉生)。这个营于1937年4月由特委书记王丰庆率领和余金德部队会师打乐平呜山后被国民党16师和55师包围。遭到重大损失,王丰庆被俘【在敌将王丰庆押往景德镇经浮(梁)乐(平) 婺(源)根据地时,王乘机逃出】,仅杨汉生政委等13人带着一挺机枪突围回到祁(门)浮(梁)婺(源)根据地。独立营保存下来的13人,加上祁(门) 婺(源)休(宁)中心县委(特委副书记李步新兼县委书记)领导的游击队和祁(门)浮(梁) 婺(源)中心县委(江天辉兼县委书记)领导的游击队,到瑶里改编时,还有150余人。

   田英带领的那部分红军游击队,是1935年初挺进师主力部队撤出皖赣苏区转到贵(池)秋(浦)东(流)一带后,由田英率领挺进师一部分部队回到皖赣的都(昌)湖(口)鄱(阳)彭(泽)地区打游击的部队,到瑶里改编时,发展到150余人。

一、瑶里改编前,各支红军游击队的基本情况

   参加瑶里改编的红军游击队,主要有三部份:一部份是由原皖浙赣独立团团长熊刚带领的原皖浙赣独立团的一部和活动在安徽省宁国、泾县一带的由厥怀仰带领的游击队;另一部份是由皖赣特委负责人王丰庆、李步新、江天辉以及杨汉生带领的原皖赣特委独立营和活动在安徽省的祁门、江西省的浮梁、婺源一带的游击队;还有一部份是田英等所带领活动在江西省的都昌、湖口、鄱阳、彭泽一带的游击队,这些红军游击队都是1934年10月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遗队和闽浙赣主力红军离开赣东北苏区时和北上途中根据方志敏同志的指示留在赣东北苏区和皖浙赣边区坚持武装斗争的部分红军部队。

   熊刚带领的那部分红军游击队,就是1934年11月方志敏同志率领北上抗日先遣队进抵皖南时,根据敌人己在皖浙一带驻有重兵.对我抗日先遣队进行“前堵后追”的形势,决定留下一个侦察营(营长熊刚、政委姓张),与赣东北省委为加强皖南苏区红军武装力量,派往皖南活动的游击大队(由宁春生率领,共300余人)合编成的皖南独立团(下辖两个营:一个营是方志敏留下的侦察营,另一个营是由宁春生率领的游击大队改编的)。这个团于1936年4月改编为皖浙赣独立团,团长熊刚,政委刘毓标,受皖浙赣省委领导。下辖三个营,以原皖南独立团为基础编为第一营和第二营两个营,各地调来的游击队编为第三营。改编为第三营的这些游击队,也是原赣东北苏区挺进师的一部分和抗日先遣队留下的部队,主要有:王丰庆带领的部队,是1934年6月根据闽浙赣省委指示到皖赣边区开辟和恢复工作的挺进师的一部分;李步新带领的那部分,是原抗日先遣队19师的一个排和青阳县的一个游击队【这个排是由原19师的团长王岐山带领为掩护主力转移被敌人截断后与部队失去联系的主力红军,他们与部队失去联系后,先在青阳县九华山一带与当地的一支游击队在一起活动,后因敌人“清剿”转移到泾县活动时与1934年11月北上抗日先遣队到泾县新峰时,根据方志敏同志的决定留在泾县西南乡一带工作的李步新同志取得了联系,并成为泾(县) 旌(德)宁(国)宣(城)中心县委直接领导的一支游击队,王岐山任队长,李步新(原为中心县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长,后为中心县委书记)兼政委】;江天辉带领的那部分,是北上抗日先遣队到皖南时,江天辉根据方志敏同志的指示,带领一部分部队去联络在安徽省太平县谭家桥战斗中失去联系的倪宝树部队未联系上而留下打游击的主力红军。王丰庆、李步新、江天辉带领的这些红军游击队先后于1936年4月在嶂公山会合后,根据1936年4月在嶂公山召开的皖浙赣省委扩大会议的决定,改编为皖浙赣独立团的第三营。后来,由于国民党反动派的“清剿”,独立团受到严重损失,团长熊刚被冲散,政委刘毓标身负重伤被俘入狱。到瑶里改编时,仅保存下50多人。

   王丰庆、李步新、江天辉以及杨汉生带领的独立营,就是1936年4月在嶂公山召开的皖浙赣省委扩大会议后,皖赣特委(书记正丰庆、副书记李步新)根据省委扩大会议关于发展地方武装的精神组建的一支由特委直接指挥的部队(这个营的政委是杨汉生)。这个营于1937年4月由特委书记王丰庆率领和余金德部队会师打乐平呜山后被国民党16师和55师包围。遭到重大损失,王丰庆被俘【在敌将王丰庆押往景德镇经浮(梁)乐(平) 婺(源)根据地时,王乘机逃出】,仅杨汉生政委等13人带着一挺机枪突围回到祁(门)浮(梁)婺(源)根据地。独立营保存下来的13人,加上祁(门) 婺(源)休(宁)中心县委(特委副书记李步新兼县委书记)领导的游击队和祁(门)浮(梁) 婺(源)中心县委(江天辉兼县委书记)领导的游击队,到瑶里改编时,还有150余人。

   田英带领的那部分红军游击队,是1935年初挺进师主力部队撤出皖赣苏区转到贵(池)秋(浦)东(流)一带后,由田英率领挺进师一部分部队回到皖赣的都(昌)湖(口)鄱(阳)彭(泽)地区打游击的部队,到瑶里改编时,发展到150余人。

文章分类: 党史回眸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