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初心红色国际文化交流有限公司
Jiangxi Chuxin Red International Cultural Exchange Co. , Ltd.

率部起义第一人毕占云

21
发表时间:2021-12-31 17:24

   1928年7月24日,红四军第28团、第29团攻打郴州,先胜后败撤离战斗,于8月初退至桂东沙田一带。毛泽东得知这一消息后,立即亲自率领红31团第3营前往桂东方向迎还大队。在途经崇义、上犹向井冈山回军之际,又遭到赣南敌军独立第7师刘士毅部尾追至遂川,经过激战,击败刘部,直到9月26日才得以返回井冈山。随后与敌熊式辉部周浑元旅争夺宁冈。正值朱毛红军遭受重创,革命处于低潮时,1928年10月,毕占云率部起义,投靠井冈山红军。此事毛泽东在《井冈山的斗争》一文中曾这样赞誉:“我军经崇义、上犹向井冈山回军之际……此时湘敌驻桂东的阎仲儒部有一百二十六人投入我军,编人特务营,毕占云为营长。”
       
毕占云率部起义时,尽管只有126人投奔红军,但是意义非凡。这不仅因为毕占云是井冈山时期第一位率部起义参加红军的国民党军人,瓦解了敌军,增强了工农红军的实力,削弱了反动营垒的力量,更重要的是,这次起义开创了国民党军队整连、整营成建制加入红军的先例。
       
毕占云,1903年10月出生于四川省广安县禄市乡甘溪场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因生活所迫,早年投身绿林,打着“劫富济贫”的旗帜。由于他机智灵活,略通军事,所带领的这支绿林队伍颇有些战斗力,大革命时期,被招抚到川军向成杰部下。1926年以后,毕占云目睹了北伐战争和大革命运动的风云变幻,他的心情非常沉重。1928年5月,国民党当局为阻挡红军进攻湘东南,便将毕占云临时调归湖南军阀唐生智部阎仲儒旅指挥,驻防平江。对此,他心怀不满,只好以推牌九、摸麻将来消遣时光。
       
毕占云这个营共3个连,其中有两个连长是武汉政治学校毕业的共产党员。毕占云为稳住部队,加上他一直对共产党也怀着好感,便将国共两党人员均纳为部下,一视同仁,不分彼此。尽管上司再三催促他要在部属中实行“清党”,可他依然我行我素,对上司的命令不予理睬。这两个共产党员连长在士兵中教唱《国际歌》,经常秘密开展一些革命活动。这些,毕占云虽然有所觉察,但并没有过多干预。可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毕部藏有共产党员的事,被团部发现,要进行追究,并于1928年6月的某一天,密电毕占云,命令将该两连长处决。这位心地善良的营长,受命之后,思绪万千,一时间,心中泛起一种不可名状的苦恼。经过反复思考之后,他选择了既不冒犯上司,又不滥杀无辜的办法。当日晚间,毕占云将两个连长叫到营部,开门见山地说:“共产党是好是坏,我心中有数。现在团部要进行‘清党’,我留不得你们了,你们各奔前程,好自为之吧。”说完,从口袋里掏出几块光洋放在他们手上。这两个连长对毕占云非常感激。当晚,便离开了军营。这件事发生后,团部多次进行追查,毕占云都巧妙地搪塞了过去。
       
毕占云放走了共产党员,上司自然不会轻易放过他。不久,毕部受命调防,他随阎仲儒部从平江开赴醴陵、安仁一带来阻击朱毛红军。正值此时,蒋介石为了排斥异己,集中财力,扩充自己的实力,下达了缩编部队的命令,阎仲儒部也不例外,毕占云本来就有“放虎归山”的嫌疑,自然就在缩编之中,他的一个营被缩编为一个连,毕占云也就由营长降为连长了。了。其队伍也由平江换防至醴陵、茶陵、安仁一带。毕占云部刚刚缩编完毕,又受命开赴湘南的桂东,以加快“会剿”朱毛红军步伐的名义,要他们充当“剿共”的马前卒。这件事对毕占云刺激很大,加上来到湖南后受湘军的歧视,他对湘军早已心怀不满。而在与“朱毛红军”的对阵中他们吃亏不小,部属都谈朱毛红军而色变,毕占云内心很是苦闷。在这种情况下,毕占云总想寻找新的出路。
       
此时,未暴露共产党员身份的8团团部副官找毕占云谈话,做工作,宣传革命道理,进行开导。当这支非嫡系部队受排挤、遭欺压、军饷被扣或故意迟迟不发时,毕占云气愤地说:“我不干了,我要去干革命。”这件事很快被第8团团长传到了阎仲儒耳中,差点缴了他们的械。接着,毕占云部就被调往井冈山南麓的桂东。桂东是个山区小县,工农红军在此领导劳苦大众分配土地,建立苏维埃政权,成立中共地方组织,发展地方武装,开展轰轰烈烈的土地革命运动,到处都留下了“红军是解放穷人的队伍!”“红军官兵平等!不打人!不骂人!” “欢迎敌方士兵拖枪到红军里来!”等宣传标语。这些对于毕占云所部的官兵来说是一种全新的感觉,深深地打动了他们的心。一些四川籍的官兵,听说红军军长朱德也是四川人,就更想去投靠,以寻出路。
        1928年的7月,朱德、陈毅率主力再度开赴湘南,沿途大力宣传红军的宗旨、任务,写标语,散传单,出布告,大讲红军优待俘虏的政策。因此,“国军”同红军打起仗来,只是消极应付。在一次战斗中,红军俘虏了毕占云的一些下级官兵,当时根据毛泽东提出的释放俘虏、瓦解敌军的政策,红军对他们不仅不打、不骂、不侮辱、不杀害,也不搜腰包,还特地用好酒好肉款待他们,给他们讲红军的纪律,对他们进行政治教育,三天后就把他们放回去了。这些俘虏兵回去以后,不仅揭穿了湘军对红军的诬蔑和欺骗宣传,而且还当了红军的义务宣传员,在军中大讲红军的好话。有的俘虏兵还这样说:“到底老乡就是老乡,朱德、陈毅对我们四川老乡格外好哩!”毕占云的一些亲信甚至跑到毕占云那里去,当面劝他反水,干脆投奔红军。然而,毕占云身为官长,他虽饱尝军阀们那种大鱼吃小鱼的痛苦,也深感寄人篱下的艰难,但他毕竟风雨几十年,经历了世间种种沧桑,要他立即下决心把队伍拉到红军中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瞻前顾后,顾虑重重08月24日,毕占云所在的阎仲儒师第8团围攻工农红军,在寨前附近交战,红军缴枪20多支后,迅速撤退,当时毕占云部与红军相距只有百多米,但没有进行阻击,工农红军安全转移。此后,毕占云部奉令留驻桂东,在沙田、寨前等地驻扎,以阻止红军进入湘南。

       
就在毕占云受下级兵士的影响,在选择人生道路上举棋不定的时候,又发生了一件意外的事。 1928年9月初,毛泽东、朱德、陈毅正率红军主力从湘南回师井冈山的途中,红军第28团行至遂川左安一带,将在那里胡作非为、抢劫民财的敌军一个班全部俘获。经过审讯了解,这股敌军原来就是毕占云的部下,他们驻扎在桂东的沙田一带待命进攻红军,因给养不足,便四处抢财夺物以维持生计。这时,红军第28团的党代表何长工出面,亲自向这些俘虏兵了解毕占云的布防情况,还从被俘的敌班长口中得知,毕占云这时已由营长降为连长,连以下的官长也同样均降一级,毕占云已有投诚之意等等。为了抓住有利时机,尽早争取毕占云部起义,何长工立即将这些情况向军部领导作了汇报,毛泽东、朱德、陈毅一致认为,为争取毕占云,应当将这个班连枪带人全部放回。释放这批人的时候,朱德、陈毅两人还联名,以四川同乡的身份给毕占云写了一封信,交给那位班长带去。朱、陈二位在信中说:在湖南,你们是客军,湘军容不得你们;在国民党军,你们又是杂牌军,不是蒋介石的嫡系,一向受蒋介石的歧视。蒋介石历来的手段就是排斥异己,培植亲信,结党营私,他把你们送到前线来,本意就是要通过红军之手来削弱你们,最后把你们消灭,而他则可以从中得利。红军和共产党与你们无冤无仇,你何必如此与之为敌,更何必刀戈相见呢?红军是为劳苦大众、为民族解放的新型军队,得到所有人民的支持和拥护。我们主张革命不分先后,希望你尽快弃暗投明,早定大计,上井冈山来和我们一起为中华民族的解放而尽一份匹夫之责!……毕占云得信后,心情格外激动,他内心非常感激井冈山的老乡。他知道,老乡给他毕占云指出了两条出路:一条是继续为蒋介石卖命,与红军为敌,与人民为敌,他已开始认识到,这条路已经越来越行不通了;一条是尽快弃暗投明,改旗易帜,投奔共产党,上井冈山参加红军。
       
毕占云的这一夜成了不眠之夜。他反复揣度,再三思考,他知道这是他人生中的重大选择。他通过比较、选择之后,认定只有投奔红军,才是唯一的出路。毕占云最后下定决心:上井冈山!第二天,毕占云派他的四川籍贴身副官蔡大金专程赶往江西省的遂川县,与驻扎在那里的红军联络。恰巧,接待这位毕占云特使的就是陈毅。两人长谈一个多小时,详细商定了毕占云部起义的各项事宜。随后,蔡大金立即返回桂东,将确定的起义计划向毕占云如实作了汇报。
       
正当毕占云他们紧张地进行起义的准备工作时,该部的反动军官发觉了毕占云与红军往来联系的情况,并向第8团团部举报。于是,团部急速采取措施,加强防范和监视,致使毕占云等的处境变得更加困难。 10月25日下午,桂东县清乡总队的小队长李胜良奉一营营长的命令,带着18个人从寒口出发送信至旅部,要对毕部采取行动。当他们走到山庵里时,李胜良被毕部抓住,搜出了所带信件。毕占云这才知道阎仲儒已急于对自己下毒手了。箭在弦上,不容不发,毕占云果断决定:立即起义!深夜,在迅速除掉三个反动军官后,毕占云命令部队紧急集合,向全体官兵通报:发现情况,队伍必须马上出发。同时宣布行军纪律:   “行军时不准讲话,不准抽烟,不准打手电,发现情况不准乱打枪!……”说完,发给每个人三块光洋。这支渴望新生的队伍,在毕占云的带领下,从桂东出发,趁着淡淡的月色,攀沿着崎岖艰难的山路,急行军一昼夜,终于脱离了国民党反动军队的控制区,从湖南奔向井冈山,从黑暗投向了光明。经过几小时的急行军,次日清晨抵达汤湖。部队停了下来,一面休息,一面做饭吃,等待红军使者的到来。此时,该部四个排分驻四个自然村,恢复了营的建制。在汤湖,毕占云很快就见到了专程前来迎接他们的中共红四军军委书记兼政治部主任陈毅以及红31团1营营长陈毅安。陈毅紧紧地握住毕占云的手:“欢迎你呀,毕占云同志。”毕占云满眼泪花,内疚地说:“对不起了,与你们对阵一年多了。”陈毅安立即将早已准备好的红带子交给毕占云,毕占云会意,召集部队,正式向部队宣布起义,士兵们纷纷把国民党军的领章、帽徽撕掉,然后挂上红带子,上井冈山去见朱德、毛泽东!
       
队列里顿时沸腾起来,弟兄们个个扬眉吐气。一会儿,126人的队伍,挂着126条红带子,当天晚上就从汤湖出发,跟着陈毅朝井冈山开去。第二天,毕占云、陈毅带着队伍登上了井冈山上的茨坪。这时,在红四军军官教导队的大门口,聚集了一千多红四军的官兵,他们是参加欢迎毕占云起义的红四军将士大会的。当毕占云把这126人的队伍带进会场时,全场掌声雷动。
       
欢迎会的主持人陈毅宣布大会开始后,会场鸦雀无声。这时,一位大高个、满脸胡须、形似伙头的人,和蔼地笑着,用浓厚而洪亮的四川乡音说:“同志们,我们红军,我们共产党欢迎你们参加革命,欢迎你们上井冈山和我们并肩战斗哩。国民党不是天天喊打倒朱毛吗?今天我们就先认识一下吧,我就是朱德,他就是毛泽东!”朱德边说边用手指了指身旁的那位目光炯炯的毛泽东。毛泽东微笑着,向大家招招手,示意欢迎。这时,朱德代表中国红军第四军正式宣布:毕占云部改编为中国红军第四军特务营,为红四军的直属营,毕占云为营长,陈毅安为党代表,陶云清为副营长。
       
起义,使毕占云从此获得了新生,也使毕占云和他的战友们获得了人生的解放。毕占云率部起义,并非偶然的事件,而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是共产党初期兵运工作的一次成功尝试。
       
虽然在众多的开国将帅中,人们在提起毕占云的名字时,或许有些陌生,但是这位从井冈山走出来,身经百战、功勋卓著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将,他在几十年的戎马生涯中,最令他终生难忘的还是在井冈山斗争时期,受毛泽东、朱德的影响,毅然率其部队在湖南桂东弃暗投明,起义上山投奔红军那一段。自从这支队伍加人红军以后,无论是井冈山斗争时期,还是后面的战斗中,尽管环境艰苦,毕占云和他的战友们经受住了战争的严峻考验和血与火的洗礼。他们历经艰险,南征北战,使这支队伍不断发展壮大,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为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作出了重要贡献。而毕占云,也实现了由一名起义营长到开国中将的蛻变。这也印证了毕占云起义后常说的那样:好比破云见青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