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初心红色国际文化交流有限公司
Jiangxi Chuxin Red International Cultural Exchange Co. , Ltd.

英雄母亲张龙秀

1
发表时间:2021-12-31 16:44

             在京上演英雄母亲张龙秀事迹

    在江西省遂川县泉江镇盆珠乡大屋村,几十年来,一直传诵着一位英雄的母亲,她以自己的生命支持儿子革命,也把生命献给了中国革命。这位英雄母亲就是陈正人的妈妈——张龙秀。在遂川县泉江镇盆珠乡大屋村的一条小溪边,环掩着青山翠竹,有一座烈士墓,该墓占地面积约200平方米,墓高3.5米,明堂半径7米,墓正面有对联“碧血千秋怀母德,青山万古蔼慈云”。这就是张龙秀烈士长眠的地方。
       
张龙秀1872年出生,1928年2月壮烈牺牲。她是时任中共遂川县委书记陈正人的母亲。1928年1月,工农革命军攻打遂川时,张龙秀积极支持儿子工作,并于同年入党,担任红军医院看护员。月底,陈正人随工农革命军回师井冈山,遂川县城被敌占领。2月初,敌人通缉陈正人,并将张龙秀在遂川县石罗坑抓获,妄图以此迫使陈正人投降。她拒不答应敌劝降其子的要求,被敌割去双乳。2月12日,被敌用梭镖猛刺28刀后牺牲。
       1928年初,毛泽东同志率领工农红军攻克遂川城。陈正人被召从万安回到遂川,担任了遂川县委书记。在工农革命军的协助下,全县城乡上下迅速掀起了打土豪、斗地主、闹暴动、建政权的热潮。张龙秀虽未投入到这场如火如茶的工农运动中,但她却看到自己的儿子是这场工农运动的组织者。作为革命者的母亲,她内心感到欣慰。

       2月初,国民党第81团和第79团侵占了万安县城,并蓄谋进攻遂川。为了保存实力,毛泽东同志决定率工农革命军撤出遂川城,回师井冈山,遂川县党、政、军机关也随军撤离。撤离前夕的一天深夜,陈正人抽空回到家里,看望了母亲,并告诉她,他要随工农革命军上井冈山,要老人家在红军走后多加保重。张龙秀听罢,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望着儿子说不出话来。许久,才含着眼泪安慰陈正人说:“孩子,你就放心走吧!只要你能为穷苦百姓的翻身做事,我就死也瞑目了!”

       
工农革命军撤出遂川,没几天,国民党军和肖家壁、罗普权两匪复占遂川城,大肆捕杀红军干部和革命家属,通缉捉拿遂川党、政、军领导人。一时间,白色恐怖笼罩县城。肖、罗二匪为了捉拿到遂川党组织创始人陈正人,一面电呈南京国民党政府,传令各县政机关协助缉捕,一面唆使匪徒窜犯陈正人家乡——盆珠乡大屋村,捉拿陈正人母亲和亲属,妄图以其母亲为诱饵,迫使陈正人前来投降。
       2月8日,匪首刘伟才、李世田率二百余匪徒,气势汹汹地直奔大屋村。当地群众闻讯,立即设法把张龙秀及其子女送到下水坑郭头腾家里。刘匪一伙来到大屋村,见陈正人家人去屋空,便恼羞成怒,一把火将陈正人家的房子烧毁,并对来往行人严加搜查。风声越来越紧。张龙秀与郭头腾兄弟俩商量后,准备当晚9时转移到石罗坑陈家方家,不料一出门就被刘匪的侦探发现并跟踪。

       
匪首刘伟才得到侦探的报告,如获至宝,星夜兼程率众匪徒直扑石罗坑,把陈家方的房子包围起来。夜深人静,在一片“汪!汪!汪!”的狗叫声中,张龙秀情知不妙,慌忙叫醒女儿满姑和陈家方全家人准备出走。刘匪一伙破门而人,匪首刘伟才一见张龙秀,便狂笑一声说:   “老东西,找得我们好苦哇!”接着,将手中的枪托往张龙秀的脚趾骨上狠命一砸,顿时,张龙秀昏了过去。
       
刘匪怕情况有变,急令匪徒们将张龙秀母女和陈家方全家捆起来,张龙秀脚小且被打断了骨头,不能行走,匪徒只好把她捆在两根木杠上,抬到遂川县城,关押在水南尚义祠的暗室里。匪首罗普权得到张龙秀被抓的消息,得意忘形地连声说:“好!好!”第二天,罗普权便亲自审讯。审讯进行了很长时间,张龙秀被鞭打得死去活来。匪首罗普权见酷刑不能使她屈服,便来了一套软的。他亲自动手为张龙秀松了绑,假惺惺地说:“老太太,还是答应我们吧!你这么大年纪了,又何必受这皮肉之苦呢?”“你要我答应什么?”罗普权以为张龙秀动了心,连忙说:“只要你说出红军和遂川党组织的情况,并出面劝你儿子回来。只要陈正人投靠了我们,马上就放你,并保证你以后过上舒服的日子。不然的活,就别怪我不客气。”“呸!”张龙秀将一口痰血吐在罗普权的脸上。“你们要了解的情况,我不知道,正人我也叫不回来,我儿子是不会投靠你们这些杀人不眨眼的土匪的。现在我落到你们的魔掌里,要杀要剐随你便。”
       
罗普权见张龙秀如此倔强,气得暴跳如雷,使出了对付女性最狠毒、最卑鄙的手段——割乳房。几个凶神恶煞的匪徒淫笑着冲上前撕去张龙秀的上衣,用锋利的匕首往张龙秀的乳房刺去。顿时,张龙秀胸前鲜血直流。她忍着这惨无人道的折磨,咬紧牙关,愤怒地痛斥罗匪一帮:“你们这群不得好死的畜牲!红军早晚会回来砍你们的头!”说完,即昏死过去。
       
酷刑不能使张龙秀屈服,罗普权无计可施。1928年2月12日早饭后,水南洲背石桥头上岗哨林立,戒备森严。上午,天色阴霾,寒风凛冽。遍体鳞伤的张龙秀被荷枪实弹的匪徒从狱中押了出来,她昂首挺胸,面不改色,一双小脚拖着一副沉重的脚镣缓缓走向刑场。
       
当走到聚满人群的桥头时,她突然高呼起口号:“打倒罗普权!”“红军万岁!”罗普权一时慌了手脚,连忙指使匪徒把张龙秀拖到河滩上。几个疯狂的匪徒用梭镖残忍地在她身上连刺了28刀,见张龙秀还在喘气,又用“开膛剖腹”的酷刑杀害了张龙秀。不少群众掩面而泣……年近花甲的张龙秀被匪徒惨杀了,但她的英名却永远在井冈老区传颂。历史的硝烟已经远去,巍峨的群山傲然挺立,青山不会忘记,绿水不会忘记,每一个井冈儿女都不会忘记,这位为支持儿子去革命而献出生命的英雄母亲。
       
张龙秀,一名普通的农村妇女,她没有滔滔理论,没有豪言壮语,却以自己的实际行动,用生命诠释了一个母亲最无私的爱,这是一种超乎个人生命之上的崇高的大爱,正是这份爱,伴随着陈正人南征北战,为了让更多的儿女不再失去父母,为了让更多的妻子不再失去丈夫,为民族独立、人民解放贡献了自己毕生的精力。
       回顾历史,我们不知道有多少记忆和感动。当这种记忆重新唤醒时,我们怎么能够忘记,中国革命有多少英雄付出了生命。他们那样的年轻,却过早地承载起了革命的重担,他们也有爱情与亲情,却能为后人的幸福而甘愿舍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