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初心红色国际文化交流有限公司
Jiangxi Chuxin Red International Cultural Exchange Co. , Ltd.

铁匠出身的军械处副处长刁辉林

47
发表时间:2021-12-31 16:14

   在茨坪革命旧址群有一个红四军的军械处旧址,这是井冈山斗争时期制造和修理武器的地方。旧址里面展陈着一些简单的武器,有松树炮、单响枪、鸟铳、梭镖、马刀等。这些80多年前使用过的武器,见证了当年井冈山上一位传奇人物的人生经历。他就是王佐的好兄弟、当时井冈山有名的铁匠刁辉林,是他协助宋乔生一起创建了这个军械处,后来担任了军械处副处长。
     
刁辉林又名刁玉山,绰号刁老大,井冈山下七(原属遂川县)人。井冈山革命斗争时期,他与袁文才、王佐一样,由一个绿林好汉成长为一个出色的红军指挥员,配合袁文才、王伍协助毛泽东、朱德为建设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做了大量工作。
      1896年,刁辉林出生在雩都县一个贫苦农民家庭。由于家境贫寒,在熬过苦难的童年后,为谋生活出路,小小年纪便开始学打铁,从小历尽了生活的艰辛。他勤学苦练,为人忠厚诚朴。几年后,学成一手很好的打铁手艺,成为一位有名的打铁匠。由于旧社会的偏见,剃头、打铁等行业被人们认为是低贱的手艺,因此,在行艺的过程中刁辉林受尽了豪门富户的欺辱。为了利用自己的这一技之长,以求得生活上的出路,他青年时期就愤慨地离开家乡,带着他侄儿刁贵才外出行艺谋生。他们走湖南,下广东,去福建,漂泊流离。后来,叔侄俩来到遂川县北部的下七村,长年在这里给当地的农民修理农具、制造猎枪、鸟铳。他们平时省吃俭用,几年以后,好不容易积蓄了一部分资金,在下七的圩上办起了一个小小的铁器铺。他们一边给当地农民修理农具,一边在铁器铺里出售一些日用刀斧、农具。但官府繁重的苛捐杂税,每年所得的收入仍只够维持叔侄糊口充饥,生活拮据,举步维艰。

     
上世纪20年代前后,井冈山聚集了不少绿林组织。他们占山为王,“吊羊”谋生。当年井冈山下庄村的王佐,从小受尽土豪劣绅的盘剥压迫,曾离开下庄来到下七村度过了四五年,并与刁辉林结为至好兄弟。尽管王佐后来离开下七回到下庄,但两人一直是难兄难弟,同病相怜,互相支持。
     
王佐迫于生计曾给绿林头目朱孔阳当采买、做水客,有了一些积蓄。离开朱孔阳后,他在船底坑姐姐王光妹家开设的小客栈,与兄弟王云隆等人密谋,处死了三个来自广东的鸦片烟贩,夺得大洋三百余块。不久,他从绿林的散兵手中买来一支九响毛瑟枪,但带回家一看,却是一支打不响的坏枪,这可急坏了王佐。
     
王佐把这支坏枪带到下七圩,准备请刁辉林维修。当夜,留住刁辉林家里。他把起事造反、与官府豪绅对抗的想法向刁辉林和盘托出。看到刁辉林表示乐意参加后,王佐把他拉到内房,打开席卷筒,取出了那支九响毛瑟枪。刁辉林见王佐弄来一支枪,便惊奇地问道:“你从哪儿搞到这家伙?”“买来的,不过是支坏枪,请你帮助修一下。”王佐连珠炮似的说道。刁辉林拆开枪机,仔细地看了一番说:“这个不难。”“好,那就看你的了。”王佐笑着拍了刁辉林的肩膀说道。天已黑了,店铺的大门早巳关上。刁辉林和王佐在松明灯下,忙了一阵,枪机很快就修好了。为准备起事,第二天王佐辞别了刁辉林,转至下庄联络众位兄弟。刁辉林则抓紧时间赶造梭镖、大刀和鸟铳,待机起事。这样,刁辉林成了王佐组织绿林武装、上山造反、打富济贫的第一个支持者和参与者。从此以后,刁辉林与王佐更加成了患难与共、生死之交的密友。
     
刁辉林为了支持王佐搞绿林武装,叔侄俩在下七夜以继日地赶造了许多梭镖、大刀不久,他同茨坪的李开昌等人,协助王佐在下庄一举杀死遂川县官府派来催粮收税的四个武装税警,夺得四支步枪。此后,他配合王佐多次深入到遂川、酃县、桂东、宁冈、永新等县“吊羊”筹款,救济贫苦百姓。后来,他又根据王佐的要求,在下庄的严岭嶂广招铁匠艺人,为王佐的绿林队伍开炉制造单响枪,大造鸟铳和大刀使王佐的队伍很快武装起来,不久便成为一支威震井冈山的绿林军。他们杀富济贫,除暴安良,深得井冈山贫苦百姓的拥护,而王佐和刁辉林则成了井冈山周边家喻户晓、人人皆知的传奇式人物。
      1922年至1925年间,刁辉林与王佐等人利用他们既熟悉地形,又受当地贫苦农民支持这一有利条件,多次出兵与井冈山区的其他一些绿林武装交火,打得那些绿林武装有的解体、有的覆没,都枪丢人散,四处奔逃。而王佐这股绿林武装在俘获其他武装的基础上,进一步壮大起来了,成为直接威胁永新、遂川两县的一支绿林武装。永新的尹道一,遂川的肖家壁,茶陵的罗克绍,酃县的贾少提等地方反动民团的首领,无一不把王佐、刁辉林及其绿林武装当作眼中钉、肉中刺,欲除之而后快,但又力不从心,惶惶不可终日。刁辉林在王佐这支绿林队伍中,既是创始人之一,又是王佐得力的助手。王佐对他十分信任,不仅委以重任,让他担任部属的头领,还亲自出面给刁辉林保媒,解决他的婚姻大事。有一次,刁辉林试枪时,因枪管炸裂,造成左手大拇指被炸断的重伤,王佐亲自给他请来医师,还上山为他寻找草药,使伤势很快好转。

      1925年,在各县豪绅一片告急求援的情况下,永新县官府派了由团长牛文田率领的混成旅的一个团“进剿”井冈山王佐武装。王佐在刁辉林等人的支持下,带领弟兄们与官军在深山老林中周旋数月之久,结果官军损兵折将,无功而退。刁辉林受王佐派遣同牛文田谈判,迫使牛团撤下山去。

     
这年冬天,王佐下山接受永新官府的招安,任新遂边陲保卫团团总,刁辉林随王佐在小井将他们的绿林武装改编,协助王佐将以前的“打富济贫”的口号改为“抽富济贫”,对井冈山的穷苦百姓实行不抽丁、不派款、不纳粮的作法,而对豪绅却要相应的额外加捐加税。他们的这种做法,得到了当地民众的拥护。由于刁辉林出身贫寒,对贫苦农民深表同情,对豪绅地主深恶痛绝,所以在抽富济贫中他干得特别出色。
     
国共合作时期,江西的大革命运动风起云涌。 1926年春,遂川县农民协会派代表胡开甲、王位津上井冈山做王佐的工作,同时也向刁辉林等人介绍了大革命的形势,刁辉林深受启发和教育,主动支持王位津、胡开甲的工作,同王佐一起在井冈山各个乡村办起了农民协会。 1927年春,王佐的部队改编为农民自卫军,刁辉林担任了以王佐为副总指挥的农民自卫军仅有的一个连的连长。这年七月,刁辉林随王佐率领农民自卫军配合袁文才、王新亚带领的宁冈、安福两县农民自卫军一起攻克永新县城,救出了被国民党关押的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然后保护永新县党组织领导人和县农民协会的负责人王怀、贺敏学、贺子珍等到茅坪,一起在山区打埋伏。大革命失败后,刁辉林和王佐率部攻打永新东二区保卫团团部所在地石门,取得了胜利。从此保存了拥有60支枪的武装力量。
      1927年10月23日,毛泽东率领工农革命军从上七、长坪、下烟、黄坳石角、小溪洞、荆竹山上井冈山,刁辉林根据王佐的命令,把他的队伍全部集中在大井的学堂排,列队举枪欢迎毛泽东和工农革命军上井冈山。工农革命军上山后,刁辉林接受了共产党的教育、改造,思想觉悟很快得到提高。 1928年初,刁辉林参加了共产党组织。他是王佐部队中首批参加共产党组织的几个主要骨干成员之一。

     
刁辉林入党以后,积极协助何长工做好王佐本人的思想工作,并在土兵中积极宣传党的宗旨和各项政策,使王佐这支绿林武装很快被教育、改造成为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工农革命军。 1928年2月中旬,王佐部和袁文才部一起,在大陇升编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1师第2团,王佐任副团长兼第2营营长,刁辉林则担任了连长的职务。同年4月,朱德、毛泽东两支部队胜利会师,成立了工农革命军第四军。王佐部改编为四军的32团,刁辉林继续担任32团2营5连连长职务。在创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过程中,刁辉林先后参加了打茶陵、攻新城和龙源口歼敌等战斗。为了巩固牛冈山军事根据地,刁辉林在以王佐为主任的边界防务委员会领导下,先后在八面山、双马石和桐木岭等地指挥修筑哨口工事,组织军民建设小井红军医院,并从宁冈、永新、遂川等县挑运粮食上井冈山。
     
在红四军频繁的军事战斗过程中,刁辉林积极响应红四军军部提出的办好军械处的指示,利用自己的一技之长,主动协助宋乔生在井冈山茨坪创办了红四军军械处,担任军械处副处长。刁辉林和工人们克服了资金、设备和原料缺乏等各种困难,因陋就简,利用一些简单的铁匠工具,制造和修理了大批武器,保证了前方战斗的需要,解决了红军战士武器缺乏的困难,为探索和积累红军初期军工生产经验做了大量工作。
     
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八月失败”期间,刁辉林率领5连的全体战士在当地暴动队员和人民群众的配合下,坚守在桐木岭哨口上,顽强阻击了从拿山方向进攻井冈山的江西敌军,有力地配合了黄洋界保卫战,为保卫井冈山军事根据地作出了贡献。 1928年冬,为了给红军主力筹集军需物资,刁辉林与王佐率部攻打泰和高家的土豪劣绅,为井冈山军民筹集了大批款项和各种生活用品,协助党组织和军民解决了由于敌人经济封锁造成的困难。在发展、巩固井冈山根据地的斗争中,刁辉林成绩显著。不久,他被提升为32团2营副营长,同时继续兼任5连连长职务。
      1929年1月,遵照前委的指示,刁辉林与王佐等人配合红五军留守井冈山。在第三次反“会剿”的斗争中,刁辉林率领2营第5、第6两个连队日夜坚守在朱砂冲哨口,顽强阻击井冈山南路敌军的进犯。在反“会剿”战斗最激烈的时刻,五大哨口中的黄洋界、八面山哨门相继失守,而由刁辉林负责指挥坚守的朱砂冲哨口却一直掌握在红军手中。 1929年1月29日,敌军攻破黄洋界哨口工事,窜进根据地中心区域。在此关键时刻,正是因为有朱砂冲这个出口,才使得彭德怀、滕代远、贺国中等人得以从容收集其他哨口的兵力,迅速、安全地在下庄田菜坪集中,经井冈山村向遂川大汾方向突围而出,保存了红军的有生力量。

     
彭德怀率红五军突围之后,湘赣两省“会剿”敌军一度进占井冈山军事根据地。刁辉林随王佐留守在井冈山上与敌人周旋。 1929年那个冬天,大雪下了40多天,莽莽群山,白雪皑皑,用老红军彭儒后来的回忆就是“简直分不清东南西北”。刁辉林和王佐在下庄的木墩坪决定分散兵力,化整为零。他们在冰天雪地之中,宿岩洞、吃炒米、爬山越岭,奔波于山涧林海,保护着井冈山上的妇女、儿童和父老兄弟。白天,他们躲人深山老林;夜晚,他们下山四面游击,不断骚扰敌军,使“会剿”敌军终日不得安宁。驻扎在井冈山茨坪一带的敌军,烧杀一个星期之后,不得不匆匆撤离下山。
     
击退茨坪一带的敌人以后,在井冈山坚持游击斗争的部队,又在王佐、邓允庭等领导下,先后在草坪、白银湖等地打败了遂川、永新两县的靖卫团,很快收复了整个井冈山军事根据地,并迅速恢复了党的组织和苏维埃政权。但由于敌人这次“会剿”的残酷烧杀,加上当时天寒地冻,大雪封山,给井冈山军民的物资生活带来了严重困难。为了渡过难关,刁辉林带着他的5连战士先后到车坳、拿山等地打土豪筹款。由于他的精心指挥和战士们英勇奋战,5连每次下山都有不少收获,仅在拿山的一次筹款活动中,就从土豪手里缴来200余担粮食和20多头水牛,并筹得大批银元、食盐、布匹等各种物资,使山上的红军和群众克服了当时十分紧急的困难,渡过了艰难的岁月。
      1929年二三月问,刁辉林随王佐带着2营营部先后在大船的燕子崖、猴洞、锁岭山等地坚持斗争,不久协助王佐把分散在各地打游击的部队集中起来,屯兵宁冈的斜源村,与当时留在宁冈境内的何长工、李灿等领导的红五军部分队伍,合编为红军独立第1团,刁辉林依然担任副营长兼连长职务。在此期间,刁辉林带领自己的连队向敌占区频繁出击,为恢复井冈山根据地的其他区域并坚持井冈山的斗争,继续艰苦奋战,出生入死,做了大量的工作。

      1929年5月,湘赣边界党的第四次执委会议以后,刁辉林同王佐一起带领部队随红五军第4纵队游击到湘粤边境的桂东、汝城、南雄、仁化等地,为井冈山根据地又一次筹集了大批的现金和物资。7月份他们回师井冈山后,刁辉林带领所部参加了著名的安福战斗。同年10月间,为了坚持井冈山的斗争,打击国民党军队反动气焰,刁辉林率领所部在宁冈的睦村与宁冈周桂春指挥的地方武装配合作战,一举打垮了宁冈县靖卫团,当场击毙了宁冈县敌县长陈宗经。 1930年2月初,刁辉林率所部在王佐、袁文才的直接指挥下,奔袭茶陵的江口,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动作将茶陵县挨户团团总罗克绍的住所团团围住,活捉罗克绍,并缴获了他的兵工厂。

      1930年2月下旬,刁辉林带部队随王佐、袁文才开赴永新县城去接受整编的任务。由于当时各种错综复杂的原因,导致了错杀袁文才和王佐这一历史冤案。2月24日凌晨,袁文才被枪杀在永新县城尹家巷22号。机警的刁辉林听见枪声,立即随王佐指挥随身部队从东门冲出包围准备回井冈山。但是,当王佐、刁辉林、李神龙三人来到东门浮桥时,才发现浮桥早已被人切断,结果三人在后有追兵的危急情况下跳入河中,想涉水过河脱离险境。不幸的是,他们都是不识水性的山里人,结果三人同时淹死在永新县城东关潭。曾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创建、巩固和发展做了大量具体工作的刁辉林,就这样与王佐同时沉冤禾水河中,卒年仅34岁。
      全国解放后,刁辉林被平反,恢复了名誉,被授予“革命烈士”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