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初心红色国际文化交流有限公司
Jiangxi Chuxin Red International Cultural Exchange Co. , Ltd.

他被毛泽东称为“左丞右相”,他的后代被人颂扬!他是谁?

62
发表时间:2021-12-31 15:18

   红军烈士张子清是中国工农红军早期的著名将领,他于1902年出生于湖南省益阳市桃江县,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黄埔军校长沙第三分校教官,1927年参加秋收起义,井冈山会师后任红四军十一师师长兼三十一团团长,红军主力下山后任红五军参谋长等职。文武双全的他是毛泽东深为器重的军事助手,被毛泽东称为“左丞右相”。

       是他当年在部队被打散,失去组织的情况下率队与敌周旋数月后将队伍带回到井冈山,为弱小的红军保存了力量;是他在接应南昌起义队伍上井冈山的接龙桥狙击战中,出色的完成任务,为井冈山会师立下了不朽功勋,但敌人的子弹击中脚踝身负重伤;是他同宛希先一起机智的与叛徒斗争、周旋,对叛徒拉走的队伍进行细致、耐心的说服,在生死存亡的关头拯救了红军;是他在最困难的时刻,把战友们为自己省下的一小包食盐,献给其他伤员擦洗伤口,自己的脚却溃烂化脓;是他躺在担架上指挥作战,而在金狮面的红军洞内一把雪水,一把黄豆的充饥,度过了人生最凄凉最寂寞的时光;是他在永新洞里村的寺庙内隐蔽养伤,终因伤口恶化,缺乏营养,献出了28岁的青春年华,从此长眠在异乡的红土地上。

       英年早逝的张子清是不幸的,他当年的部下黄克诚、粟裕、何长工在回忆起他时都无限惋惜地说:“张子清是一位来不及授衔的将军!”然而,对于那些没有留下后代的先烈来说,张子清又是幸运的,因为他还留有亲人活在世上,并且他们秉承烈士遗风,永葆忠诚本色。

牢记家风和传统

       张子清于1920年与妻子吴雪梅结婚,吴雪梅生育的儿子不幸夭折后,于1928年2月生下次女张质彬。1930年5月张子清在永新不幸病逝,从此两岁多还从未见过父亲的张质彬永远失去了爸爸。张子清在井冈山期间也曾给妻子写过一封信,因此吴雪梅一直坚信张子清活着,以为张子清牺牲的消息是战友们为了保护张子清而编的“善意的谎言”。直到解放初期经湖南省政府和省军区告之和证实,张子清早在井冈山时就已牺牲。几十年的等待,几十年的盼望,化为一场空,吴雪梅被迟来的消息击倒了。但她以坚强的毅力和牺牲精神坚守在家奉侍婆婆,抚育后代终身没有改嫁。遗女张质彬聪明懂事、刻苦求学。在益阳师范毕业后又考取了武汉大学水利系学习,毕业后分配到武汉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从事技术工作,成为解放后政府培养的首批建设者,期间与大学同学王国荣成家,并接母亲离开家乡,从此来到武汉安家。

       井冈山革命博物馆得知这些消息后,于1977年11月派出三名资料员去武汉寻访烈士的亲人、征集文物资料,这时的吴雪梅已77岁高龄,她的女儿张质彬也年近半百,听说井冈山来人了,母女俩如见到亲人般万分激动,谈起故去的子清,在场的每个人心情悲痛。当时她们一家六口,祖孙三代长期居住在40平米的旧房里,当时张质彬的俩儿子王鹏、王桥都先后下放在农村,13岁的女儿王麟正在上学。一家人过得清苦而和睦,按规定吴雪梅每月可领取20元的烈士抚恤金,可二十多年里她没领过一次,别人让她多少提点要求,可她总是说;“国家有困难,眼下这些算不了什么,克服克服就过去了。”她始终教育孩子不要忘了那段历史,不要忘了革命的艰辛,任劳任怨含辛茹苦抚育后代。这次寻访中,吴雪梅将丈夫生前用过的一根凿木拐杖捐献给博物馆,当年“马日事变”前夕,张子清经常在长沙附近的浮墟山,马蹄塘从事革命活动,因山区道路狭窄、草深蛇多,每当他夜间出行时,就带着这根拐杖用它驱蛇护身,2001年这根拐杖已被鉴定确认为二级革命文物。

先辈威名震罗霄

       在1977年博物馆第一次寻访到张子清的亲人后,第二年张质彬来到了井冈山,第一次参观瞻仰了父亲生活和战斗过的地方。1980年守寡一生的吴雪梅病逝,遵照遗嘱张质彬把母亲的骨灰送往井冈山下的永新东华岭与父亲张子清合葬,从此分别五十载的一对情侣终于得以相伴相守。1987年张子清唯一的遗女张质斌却因积劳成疾,身患癌症,病逝时年仅58岁。重病期间,她从不用公车上医院看病,而是叫儿子王鹏用自行车推到医院,她把自己的一生献给了长江水利建设事业。长外孙王鹏从事水利工作,2004年初在工地上因公殉职,年仅49岁。次外孙王桥在武汉从事保险公司的管理工作,外孙女王麟天资聪颖,在美国新泽西拿到了两个硕士学位,培养的二个儿子成绩优异,先后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求读。

       2012年夏,张子清的胞妹张芝城的子女们来到井冈山,她们没有惊动相关部门,而是自掏腰包买了门票,当博物馆的讲解员得知他们是张子清的亲属时,对他们的低调出行深表敬意,井冈山与张家人再次取得了联系,随后博物馆组织资料员到张子清的家乡湖南省益阳市桃江县鸬鹚渡镇板溪风景寺村,通过对张子清的侄子张建中的寻访,了解到他在井冈山前的早期革命活动。张子清的父亲张建良曾担任湖南省守备队江道区的少将司令,只可惜36岁时因病去世,张子清立志要继承父亲的遗愿,为国家民族做出有益的贡献。不久考入湖南讲武堂第二期,并参与组织了神出鬼没的桃江游击队。令人欣慰的是,当地政府正着手兴建张子清纪念馆,在他家的阁楼上,资料员见到了当时由当地政要赠送的牌匾,其中一块寿匾还是当时政要谭延闿赠送的,因为张子清的父亲在当地也是极具声望,受人们的爱戴和敬仰,所以在张子清的母亲过生日时,许多达官贵人、军界要人纷至沓来道贺拜寿。

       2013年张子清的第三代王桥、王麟夫妇第一次来到了井冈山,他们拜竭了外公外婆的墓地,参观了外公曾经战斗并负伤的接龙桥,走访了外公养伤的红军洞,小井红军医院,并沿着外公革命的足迹来到“三湾”以及朱毛会师的宁冈瞻仰学习。当时正遇“开国元勋后代聚集井冈山纪念朱毛会师85周年”活动。当毛泽东外孙孔继林、朱德外孙刘健、陈毅儿子陈昊苏见到王桥兄妹时,恰如当年他们的父辈在井冈山会师时的情景,连连说:“终于找到你们了。”这些曾为中国革命抛头颅洒热血的前辈,倘若地下有知,他们的亲人们正在自己当年生活和战斗过的地方互诉衷肠,或许会感到无比欣慰了。

烈士遗风昭后人

       在与张子清的外孙、外孙女联系上后,为了征集文物、充实史料,井冈山决定再次寻访张子清烈士的亲人。当年端午节前夕井冈山革命博物馆的资料员再度来到了武汉。

       张子清的外孙媳妇、外孙女婿、曾外孙女,分别从美国、深圳回到武汉,接待我们的张子清女婿虽已82岁高龄,但耳聪目明、精神矍铄。他将早已整理出的七份资料,五张照片,一只小皮箱捐赠出来,尤其是一只小皮箱让资料员们如获至宝。

       它是张子清一家三代用过的传家宝,上世纪20年代张子清带着它在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马列理论、追求革命真理;50年代,女儿张质彬带着它在益阳师范和武汉大学挑灯夜战、学习专业技术;80年代,外孙女王麟带着早已过时的这只箱子到大学刻苦求学。这只小皮箱为长方体,混合质地,箱面及箱体中部有一老式铜锁和铜质提手,因箱体皮面多处破损,现用图钉加以固定。

       在这次寻访烈士后代中,张家后人所传承的烈士遗风让我们肃然起敬。原来,早在1953年张子清被追认为烈士,但张家后代从不炫耀自己或以此作为本钱,向政府要这要那。当年张子清的战友何长工,黄克诚曾几次寻访张家,并关切地询问有何困难和要求。何长工还曾写信给当时的中共湖北省委书记陈丕显及武汉军区司令杨得志反映他们的困难,但张家后人都婉言谢绝,他们处事低调谦虚,对待子女严格要求,对待工作认真负责,对待他人真诚宽容。他们都以自己是烈士的后代而深感自豪,但同时他们又从不认为自己与普通人有什么区别,外孙王鹏的女儿即将赴澳大利亚墨尔本留学,她说:“我们家的家风一直很严格,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都没有忘记自己是烈士的后代,父辈从小教育我们什么时候都要靠自己努力。”张家的第四代少有独生女的娇宠和任性,都表示要尽早上井冈山,因为他们的根在那。我们期待下一次的寻访见面。

       有着烈士后代的革命背景,却从不向政府提任何要求,有着高层领导的深切关怀,却总是婉言谢绝,这就是我们在寻访张子清烈士的后代时最深切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