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初心红色国际文化交流有限公司
Jiangxi Chuxin Red International Cultural Exchange Co. , Ltd.

江西各界响应五四运动——南昌、九江等地的声援活动

2
发表时间:2021-12-30 16:26

1919年5月4日,北京学生数千人在天安门集会并游行,抗议帝国主义国家在巴黎和会上拒绝中国收回权利、取消日本强加的“二十一条”,并把德国在山东的各种特权全部转让给日本的无理行为,要求北京政府“外争国权,内惩国贼”“拒绝和约签字”,遭到军阀当局的镇压,学生被捕30多人。全北京学生立即实行总罢课,并通电全国表示抗议,由此爆发了一场声势活大、席卷全国的五四爱国运动。

       江西的爱国运动一开始就富有声势和特点。北京五四的消息首先传到九江和南昌。5月6日,九江各校获悉北京学生游行示威的消息后,随即由九江教育会领衔,南伟烈学校、省立第六师范学校、省立第三中学、圣约翰中学、诺文书院和九江县立高等小学等校,联名致电北京大总统和有关部门,要求释放被捕北京学生,誓死争回青岛。5月9日,各校代表又在县教育会集会,决定5月17日召开国民大会,加以声援。后来,由于北洋军阀赣北镇守使派兵干涉,这次大会未能开成。5月20日,各校学生再次齐往城南郊濂溪墓地附近秘密集会,议决了四项开展声援活动的办法:第一,实行军国民教育,各校均加兵或体操;第二,实行救国储金,并分途劝募;第三,各校成立救国十人团;第四.组织学界联合会。会议还决定推派代表赴南昌各校联络,统一行动,罢课游行。

       在南昌,从5月7日起,南昌学生迅即行动,一星期中“屡开秘密会议,各学生所表示之态度,均激昂慷慨,且极坚决。故各校校长及教员一致赞成,加入运动”。5月1O日,南昌各校学生在白花洲集议,急电北京政府,恳请对山东权益据理力争、万勿签字,对被捕学生迅予释放。5月12日,南昌市17所学校的3000多学生,以江西省学界游行警告团名义,举行游行示威,军乐前导.每一学生执白布或白纸旗一面,上书“诛卖国贼”“力争青岛”“救被捕之北京学生”“抵制日货”“同胞速醒”等,“各校校长及管教员等亦多随队前往”。游行队伍从皇殿侧公共体育场出发,先后到省议会、督军署、省长公署、教育厅和省总商会请愿,学生代表痛切陈词,表示“我视同生命之青岛决不可断送,我视如蛇蝎之密约决不可存留,我视同神圣之北京学生决不可拘禁”,要求他们致电北京政府,立行救国讨贼和释放北京学生。学生代表“声泪俱下,闻者动容”,出来接见的督军陈光远、省长戚扬及副议长、教育厅长、商会会长等人,均当场答应学生的要求,并分别在当天或次日向北京发出电文。学生们的行动,也得到市民们的支持,“沿途观者人山人海,而贩夫走卒以及妇女老稚莫不感动,甚有见旗帜而下泪,向队伍而脱帽致敬者。两旁之商家,均现戚容,无—嬉笑喧哗者,亦可见赣人之心理矣。……沿途警察保护秩序,极为热心,亦难得也”。以警告团游行和请求地方当局出面支持的形式,表达学生的爱国要求,是江西学生在五四运动中的一项创举。学生们在行动中,显示出良好的斗争策略(感动并取得地方当局的支持)和约束能力(游行学生秩序整齐,有理有节),造成“壮气为虹,和歌变征,兴忧风雨,涕已无从”(南昌游行学生致北京各学校电文)的强烈现场气氛,因而取得了声援和宣传的良好效果,在全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以至于连在上海的外报《大陆报》也报道说:“江西人性质素来保守、今乃有此举动,殊不容轻视。”

       通过斗争,学生们认为,“学生是国家之优秀分子,自当尽其所能,组织团体,做精神上之联合,以交流知识,并向社会宣传和提倡爱国精神,使不识字者居多的人民,知国家之可爱和今日之艰难,将爱国斗争坚持到底。”经过两星期的筹备,江西学生联合会于5月25日在南昌正式成立。联合会以邵祖平、卢任华为正、副干事长,丁伟、汪宏毅为正、副评议长。在南昌学生酝酿组织团体的同时,九江学生也于5月20日筹组联合会,并于5月25日正式成立。学生联合会的组织,不但表明学生们的行动有了统一的组织和领导,而且显示出学生们对宣传和动员民众,有一种自觉的责任意识和长远眼光。

6月1日,北京政府下令取缔学生的一切爱国行动,并为被民众斥为卖国贼的曹汝霖、章宗祥、陆宗舆辩护;后又逮捕抗议的北京学生800余人,激起全国人民的更大愤怒,五四运动由此进入以工人阶级为主力的新阶段。

       江西这一阶段的运动,以九江最为出色。码头工人加入斗争,形成“三罢”形势,九江实际成为江西爱国运动的中心,是这一阶段爱国运动的主要特点。6月6日,九江南伟烈学校率先实行罢课,并向全国发出通电。随后,罢课学生与其他已提前放假学校的未回家的学生,组成多个救国讲演团,在街头巷尾讲演爱国行动,并与北京学生代表张益轩共同动员各公团“一致行动”。6月12日,九江商界举行全城罢市。上海《申报》报道说,九江“此次罢市,商界本早有此意,惟以商情非常换散,无从提倡,遂致延宕多日。绅界某君等以沿江各埠业已罢市,九江迄无消息,殊为愤慨,适接上海学生来电,当即将原电油印分散各商店,并要求与沪、宁、苏(州)、扬(州)等处取一致行动,遂有本日结果”。罢市得到学生们的欢迎,九江学生结队游行,手持“商界万岁”“幸勿暴动”“抵制日货“坚持到底”等旗帜,“高唱商民万岁,以表示学生欢迎商家协力援助之意。游行后,学生们又分段站岗并到各处演说,遇有日本人经过,学生伴随保护,秩序如常”。这说明,九江学生在运动中显示出相当高的智慧,即使是在运动高潮中也保持了冷静和秩序。

       爱国运动同时得到九江工人的声援。在商界罢市的同一天即6月12日,九江各趸船工人、码头运输工人实行罢工,相约定不取轮船货物,不搬货物上船。工人们说,现在商界罢市,学界罢课,我等工人何独无心肝,不为应援?这一说法成为共识,“各工人群以为然”。罢工中,码头工人拒绝装卸货物,致使到埠的轮船久停江岸或空驶而去。划船工人拒绝运载日本人过江,庐山的轿夫也拒绝抬运日本人上下庐山,致使日本人“感受非常困难”。罢工期间,工人们虽面对“饿肚不开工”的生活困难,但斗志不改。有美国人往庐山避暑,愿出高价请工人搬运20余件行李,罢工工人回答说:“我们并不是说先生钱少了不搬,是因为日本人欺我中国太甚,是以我们罢工。”以致美国人不但自己动手搬运行李,而且对中国工人的爱国行为大生感佩,称赞“中国人热心甚好,不久即可强国!”学生们敬佩工人的坚决和勇敢,立即喊出了“工界万岁”的口号。九江工人的罢工,从根本上壮大了爱国运动的力量,形成了五四运动中江西仅有的一处学生罢课、商人罢市、工人罢工的“三罢”斗争局面,也是江西五四运动发展到高峰的标志。

       除南昌、九江外,五四运动也迅速波及全省各地。据不完全统计,从5月12日起,赣州、兴国、瑞金、石城、雩都(今于都).宁都、大庾、龙南、信丰、南康、崇义、上犹、吉安、泰和、万安、新金(今新干)、永丰、峡江、吉水、遂川、安福、莲花.萍乡、宜春、万载、上高、清江(今樟树市)、高安、奉新、靖安、铜鼓、抚州、南城、南丰、宜黄、崇仁、乐安、黎川、浮梁、上饶、弋阳、鄙阳、铅山、万年、贵溪、都昌、湖口、彭泽、星子、德安、永修、修水、武宁等地都开展了声援活动。可以说,从鄱湖之滨到赣江两岸,从绵延武夷到幕阜山麓,到处响彻外争国权内惩国贼的怒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