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初心红色国际文化交流有限公司
Jiangxi Chuxin Red International Cultural Exchange Co. , Ltd.

江西各界响应五四运动——爱国运动的持续开展

1
发表时间:2021-12-30 16:20

轰轰烈烈的五四爱国运动,到1919年6月28日期拒签巴黎和约即告一段落。但是,随着外国侵略者和北洋军阀不断在全国制造流血事件,又使这场爱国运动持续发展。在江西,主要是开展了以下斗争:
(
一)声援“济南血案”和江西各界联合会的成立
       8月5日,山东济南镇守使马良公然杀害积极参加爱国运动的马云亭等三名回族爱国人士,制造了“济南血案”。济南的枪声震动了全国人民的心弦,—场要求惩办凶手的请持斗争迅速掀起。

       江西是继直隶(今河北)、山东、北京、天津等地代表之后进行请愿的。早在8月下旬,上述地方先后派出两批代表到北京请愿。尽管他们有的被逮捕,有的被遣散.但各省请愿代表仍然向北京涌去。9月30日,江西、天津、山东、江苏、上海、潮北、河南等省请愿代表共31人来到北京。10月1日       齐集新华门接待室,要求面见总理和大总统,递交请拍书。但是,请愿代表在门外从上午等到下午,均遭拒绝接见,请愿代表面对总理和总统如此漠视民意的态度,不愿空手回去。这时,北京右一区警察署派来警察五六十人,将这些代表押走,关押一个多月后才于11月6日释放。江西和其他五省代表为声授“济南血案”的请愿虽无结果而返,却使全国人民看清了北洋军阀政府的卖国嘴脸。

       声援“济南血案”期间,江西人民又组织了各界联合会。各界联合会的组织,最早发起于天津。8月中旬,江西各界联合会筹备会成立。8月下旬,天津各界联合会发起组织全国各界联合会,派代表到南昌、九江等地联系,希望江西各界联合会的筹备工作抓紧进行。江西各界联合会筹备会决定,以江西学生联合会为主开展筹备活动。经广泛联络,发动了南昌和外县驻昌共20多个团体加人。11月3日,江西各界联合会成立大会在南昌沈公祠举行,各公团代表70人参加成立大会,选举回教促进会负责人钱志铭为总干事,杨锦垣、金士钰为副总干事。11月10日,当全国各界联合会在上海成立时,江西各界联合会派代表二人出席,会后被留在全国各界联合会工作。江西各界联合会,是五四爱国运动中各界爱国力量走向大联合的标志。它的成立,标志着江西各界爱国力量大联合、大团结的局面已经形成。

(二)声援“福州惨案”
       11月12日.日本驻福州总领事馆捏造所谓日商瑞顺洋行的两箱火柴被福州学生查获烧毁,向福建当局交涉,要求惩办学生并给予经济赔偿。11月15日,福州学生上街向市民宜传抵制日货时,日本驻闽总领事馆派出便衣警察和浪人数十人,打伤福州学生七人和市民多人,打死警察—人。日本驻闽总领事馆不仅不严办凶手,反而电请日本政府以保护日侨为名,派出兵舰三艘来栖建沿海进行军事讹诈。

       “福州惨案”引起全国人民的极大愤怒。12月4日,江西学生联合会召开会议,讨论声援办法。12月7日,南昌市20所学校共5000多名学生举行大游行,抗议和声讨日本帝国主义在福州制造的暴行。这次游行不仅超过五四运动以来各次游行的人数,而且是第一次有匡秀女学、育才女学、义务女学、女子师范、明德女学等几所女校的学生参加。学生游行时.每人手执写有“急教福建”“抵制日货”等字的小白旗,并沿途向群众散发《警告书》,指出日本帝国主义对福建同胞的屠杀,是在中国制造的又一暴行,如不加制止,今天在福州明天就可能落在我们身上。《警告书》要求:抚恤被害同胞,惩办杀人凶手;撤换驻闽总领事,向我国谢罪道歉;勒令日本军舰限期离岸;日商不得携带兵器。以上各条,务必“誓死力争,不达不止。否则,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在全城学生游行警告前后,南昌各学校派出大批学生组成“讲演十人团”分赴各主要街道向市民进行讲演,揭露日本帝国主义在福建的罪行,劝告市民不用日货。省立农专学生、浮梁县人吴严遽在校断指血书,当场昏厥。学生游行警告时,吴又携带小尖刀一把,奔赴公共体育场学生集合地点,准备自杀殉国,被同学发现后夺下尖刀护送返校后,仍痛哭不已,把这次爱国斗争推上悲壮激昂的高潮。与此同时,南昌市各团体纷纷向北京发出电报,要求北京政府据理力争,严正交涉,以保国权。

       南昌声援后,九江、赣州等地也纷纷响应。12月10日,九江各校师生600余人游行,并到九江镇守使署和道尹公署请愿。请愿书也提出了更换日本驻闽领事、日本政府向中国谢罪、慰恤中国伤亡人员、惩办行凶日人、保证日商不携带武器、惩办日领署警长、撤销驻日领事裁判权等要求。游行学生沿途散发传单两万余份,各商家鸣放爆竹表示欢迎。游行前,南伟烈学校学生周洪断指血书“杀贼”二字,更使九江人民悲壮动容。12月25日,赣州各学校派出代表在卫府里召开紧急大会,决定声援办法。12月27日,赣州各校学生一律罢课,一面组织十人讲演团,上街演讲日本帝国主义的暴行;一面组织仇货调查团,再次到各商家调查日货。赣州总商会也积极配合.严令各商家不得贩卖日货。全省其他一些县,也再次掀起声援“闽案”和查禁日货高潮。

(三)救济南浔铁路和禁止米谷出口
       南浔铁路是南昌至九江的铁路。于1904年动工兴建,1916年通车。修建之初,由商家集股组织南浔铁路公司负责建设。因资金不足,先后多次向日本兴业会社和台湾银行贷款续建,并订立合约,以铁路及附近财产作抵押,该路归日本代管营业。但是.由于路局腐败,管理不善,通车后只能维持员工工资,根本无法偿还贷款。

       五四运动兴起后.江西人民从德、日控制的山东胶济、济顺、高徐等铁路路权看到了南浔铁路面临的危险.发起救济铁路活动。1919年7月19日,正式成立了救济南浔铁路会,选举康成为会长,程兰湘、吴贞懿为副会长。江西学生联合会、女界联合会和其他各公团领导人为办事职员。这是江西又一个参加团体众多、代表广泛的组织,亡路即等于亡省亡国的严峻现实使他们紧紧地团结在了一起。随后,救路会召开了多次会议,讨论制定了发行公债、储蓄券、铁路奖券等多项救路方法。

       救济南浔铁路的行动引起了省内外江西人士的深切关注。有的省议员向省议会提出了救路提案,列举了清查该路积弊、整顿该路内部和将该路收归省有等三项办法。旅居北京、上海、广东等地的江西人士,联合制订了《南浔路根本改良计划》,提出了以湖口保路息金、发行有奖债券和将江西九九商捐等还债救路的办法。

       在救济南浔铁路的同时,还开展了禁止米谷出口的斗争。1919年,日本国内发生粮荒,引起抢购风潮,日本粮商到中国大量采购稻谷。江西一些不法粮商不顾本省民食,纷纷将稻谷出口转卖日本,遭到江西各界爱国人士的强烈反对,纷纷向省总商会、军民两长请求禁止米谷出口。

       禁止米谷出口的斗争牵涉到粮商利益、本省税收和官商勾结等复杂问题,遭到不少阻力。6月初,由于出口米谷较多,引起九江米价飞涨。九江各公团派出代表说服九江道尹和县知事饬令九江商会禁止米谷出口,使一度飞涨的米价得到回落。但一些粮商即以大量稻谷积压九江,势必因天气炎热而霉烂变质为由,向省总商会和军民两长请求开禁,又一次造成九江、南吕等地米价暴涨。九江和南昌各公团和两地学生联合会再次回各方奔走呼吁,要求禁止。九江码头工人也以提高大米批运工价的办法,阻止米谷出口,终于迫使当局于8月下旬下令禁止出口。11月初,一些粮商的再次到省活动,提出每出口一担稻谷加收1.5元特别捐的办法加以引诱,使省当局受税利的驱动欲罢不能。在各方强烈要求下,江西当局采取了两面手法,一方面不得不发出禁止米谷出口的命令,另一万面又组织一个官商合办的“天昌雨米公司”,大做米谷出口生意,使江西稻谷继续出口。

       面对这种官商勾结的严重局面,刚刚成立的江西各界联合会,立即挑起了为民请命的重担。他们推派代表向江西当局陈述利害,请求禁止。江西学生联合会则组织大批讲演团,向群众广泛宣传。11月23日,江西各界联合会和江西学生联合会,共同组织了一次八九百人的群众请愿游行,向军民两长和省财政厅请愿,终于使财政厅下达公文,明令禁止。但时隔不久,江西当局却在江西各界忙于声援“福州惨案”之际,再次于12月5日宣布准许米谷出口。江西学生联合会于12月8日召开紧急会议,决定12月10日再次组织一次更大规模的师生游行请愿活动,江西督军陈光远得知后.于12月9日派兵将江西学生联合会封闭。

       军阀的暴行,激起学生的强烈反对。江西学联随即推派代表前往上海,与全国各界联合会接洽,请求支持并向各省学生联合会、各界联合会、各公团、各报馆发出通电,揭露江西当局摧残爱国运动封闭学联的罪行。12月10日起南昌各校学生宣布总罢课,并发表《罢课宣言》。罢课后,组织150多个讲演十人团,深入城郊演讲,揭露江西当局出卖米谷,造成“外资敌国,内闹饥荒”的罪行。上海、九江、赣州等地学生联合会和全国各界联合会、全国学生联合会也纷纷致电江西军政当局,责其从速收回成命,启封江西学生联合会。

江西军政当局迫于省内外的压力,被迫公开作出两项决定:(1)米谷只准贩运各省,不准接济日人,否则产悲;(2)出口额以40万担为度,市面粮价以四元一担为准。12月23日,南昌各校学生宣布中止罢课。至此,这一斗争胜利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