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初心红色国际文化交流有限公司
Jiangxi Chuxin Red International Cultural Exchange Co. , Ltd.

苏家埠大捷

1
发表时间:2021-12-24 12:06

  

1932年3月,成立不到5个月的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在安徽省六安县苏家埠地区对国民党军围点打援,取得了鄂豫皖苏区红军空前的大胜利——苏家埠大捷。

  苏家埠是安徽省西部的一个大镇。当徐向前指挥红军在河南境内围攻固始之际,皖西国民党军第46师(辖第136、第137、第138旅)、第55师第163旅和警备第1、第2旅共12个团占领苏家埠、青山店一带,并以苏家埠为枢纽,沿淠河东岸构成一线防御,企图阻止红军向东发展。此外,敌第55师另2个旅、第57师、第7师部署在合肥、潜山、蚌埠一带,准备向红军发动攻势。

  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在方面军总部的军事会议上,根据皖西国民党军防区辽阔、兵力薄弱,其淠河一线敌人后方有很大空隙、利于攻歼等情况,决定发起苏家埠战役。在地方武装和人民群众的掩护下,红军主力渡过淠河,从侧后分割包围苏家埠、韩摆渡、青山店等据点,运用“围点打援”战术,吸引六安、霍山,以及合肥、蚌埠方面的援敌,在陡拔河布下“口袋阵”,将援敌歼灭。

  3月18日,徐向前率方面军总指挥部和第10、第11师由固始向皖西地区挺进。在独山镇与第73师和霍山独立团会合后,于21日晚突然由青山店以西的两河口渡过淠河。22日拂晓,第73师第218团和霍山独立团开始向青山店守敌发起攻击,迅速攻占青山店以东的古楼山和以南的刘家老庄,对青山店形成包围之势。

  与此同时,第10师和第11师绕过青山店,经红石桥向芮草洼方向急速前进。22日7时,第10师先头部队第29团在芮草洼以南地区,与从苏家埠匆忙来援的敌第136旅第272团和第138旅第275团遭遇。红军官兵随即迅速抢占大花尖高地,拦住敌人去路。国民党军多次冲击红军阵地未能得逞。此时,红四方面军第28团和第30团赶到,迅速向国民党军左翼迂回包抄,国民党军随即阵脚大乱、仓皇后撤。红军部队乘胜追击,歼灭其1个营,敌残余逃回苏家埠。根据战前部署,第10师包围苏家埠,第11师继续向北发展,直逼六安城郊。据守韩摆渡和马家庵的敌人深恐遭到围歼,仓皇逃入六安城。

  23日,苏家埠被围后,国民党军第46师师长岳盛瑄以第137旅和警备第2旅各1个团反扑,企图与苏家埠之敌取得联系。当这股国民党军的先头部队越过韩摆渡时,早已在对岸埋伏的红军第11师第31团和第10师第29团,从敌两翼对其发起夹击,歼灭其一部。溃散的国民党军分别逃至韩摆渡和苏家埠城内。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迅即命令第11师第32团和六安独立团将韩摆渡之敌团团围住。至此,据守苏家埠、青山店和韩摆渡的敌人被红军完全分割包围。完成分割包围之后,红四方面军指挥员采取围而不攻的作战计划,以吸引六安、霍山之敌来援。同时,担任围困任务的部队在当地人民群众的大力支持下,昼夜修筑交通壕、掩体、盖沟、碉堡等工事。

  3月31日,位于六安、霍山的国民党军同时向苏家埠等据点出援,企图对红军南北夹击,以解救被围部队。当天,敌第55师第163旅、警备第2旅1个团和第137旅第273团共4个团兵力在飞机掩护下,由六安倾巢出动南下解围。在国民党军第46师师长岳盛瑄的亲自督战下,敌先头部队一度突破第11师防御,进至苏家埠以北的凉水井和桂家老坟一带。紧要关头,红四方面军总预备队第29团投入战斗,第11师第31、第33团从敌人西面与第29团对进,形成钳形攻势,一举歼灭敌第273团,并俘获团长陈培根。其余国民党军分头逃窜,督战的岳盛瑄带着第163旅仓皇逃回六安。同日,敌警备第1旅从霍山出发向北前来增援,进至霍山以北十里铺时,遭到早已埋伏好的红军第73师迎头痛击,国民党军无心恋战、一触即溃。青山店被围的国民党军待援无望,妄图突围,结果大部被红军歼灭。4月4日,岳盛瑄率第46师师部和第163旅1个团退守到六安以东的金家桥,只留下1个团据守六安。

  随着围城时间越来越长,苏家埠和韩摆渡守敌粮食紧缺。前来空投粮食和药品的敌机,在红军火力扫射下,不敢接近苏家埠上空,很多时候将物资胡乱投下,结果多数都落到红军在城外的阵地上,守敌逐步陷入恐慌绝望之中。围困过程中,红军有组织地对守敌开展政治攻势。被困月余后,国民党军士兵不堪饥饿,又被红军的政治攻势所打动,很多士兵携带武器向红军投降。

  国民党军第46师师长岳盛瑄接到被困部属的频频诉苦却又无计可施,只好向国民党安徽省政府主席陈调元求救,乞求他能施以援手。但面对红军的强大攻势,陈调元只能向蒋介石不断发送求救电报。此时,红四方面军休整待机,继续监视六安和霍山的敌人。方面军首长判断,敌人后续如果再行增援,极有可能来自合肥方向。因此,预先制定了打击合肥援敌的方案,并进行了战场准备。

  4月下旬,蒋介石任命第7师师长厉式鼎为皖西“剿共”总指挥,率15个团约2万人兵力,分左右两路从合肥等地出发大举增援,企图一举解除苏家埠和韩摆渡之围。红四方面军总部对敌情作出判断:援敌数量虽然众多,但劳师袭远,建制杂乱,行动难以统一指挥,利于我各个击破。红军以逸待劳,又有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援和配合,具备在运动中歼灭来援之敌的有利条件。

  5月1日,担负诱敌任务的红四方面军第73师第218团1个营与敌在陡拔河以东接触,边打边撤。2日拂晓,红军第73师发动猛击,歼灭已过河的敌先头部队第7师第19旅大部。尚未过河的国民党军见先头部队失利,慌忙抢占老牛口、婆山岭高地,企图凭借险要地势顽抗。此时,红军第11师主力和第10师主力、第73师一部经过迂回包抄对敌形成包围之势。徐向前随即发出总攻击令,红军向敌猛烈穿插、分割、围歼。至下午3时,第73师第217团渡过陡拔河,迅猛插入国民党军纵深,一举捣毁敌人的总指挥部。

  与此同时,第10师、第11师主力也迅速攻占婆山岭、老牛口等高地,将敌人退路切断。至此,国民党军10多个团全部被包围于陡拔河岸边。战至下午5时,敌2万援军除了少数漏网之外,大部被歼灭。

  援敌被歼使苏家埠、韩摆渡的国民党军彻底陷入绝望。在红军强大军事压力和政治攻势下,5月8日下午,国民党军守敌全部缴械投降。至此,历时48天的苏家埠战役胜利结束。红四方面军共歼国民党军3万余人,生俘敌总指挥厉式鼎及旅长5人、团长12人和其他营以下官兵1.8万余人,缴步枪1.5万余支、机枪250挺、各种炮44门、电台5部,击落敌机1架,解放了淠河以东广大地区。此役创造了鄂豫皖红军创建以来规模最大、缴获最多、代价最小、战果最大的一次空前大捷。5月23日,中华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发贺电称,这次胜利“给予全国反帝国主义反国民党的革命运动以无限的兴奋,更加强了苏维埃红军对于革命运动的领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