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初心红色国际文化交流有限公司
Jiangxi Chuxin Red International Cultural Exchange Co. , Ltd.

打通渡普地下交通线

1
发表时间:2021-12-24 10:51

1939年6月12日,国民党制造震惊全国的“平江惨案”后,中共湘鄂赣特委领导机关被破坏殆尽,鄂南革命斗争转入敌后斗争。为随时掌握情报,开展革命斗争,鄂南特委决定,在各地建立地下交通线。
  渡普口是嘉鱼县和蒲圻县进入金水河的咽喉之地,建立地下交通线很有必要。而渡普口一带,既有敌伪岗哨,还有九战区的特务在此活动,建壶地下交通线,谈何容易?鄂南中心县委研究认为,当地联保主任兼天沔汉同乡会会长曾繁清是当地实力派人物,上至渡普口,下至金水闸,提起曾繁清的名字,无人不知晓。而他家大业大,为保全全家性命和财产安全,肯定会多方保持关系,维持现状,既不会死心塌地反共,也不会做开明绅士,可以争取他不与我党为敌,在必要时为我党所用。
软硬兼施
  当年9月,据内线报告,曾繁清去了法泗洲,县委决定派曾繁清的同乡张曙光去做他的说服工作。
  张曙光到法泗洲后,故意在街上闲逛,佯装偶会曾繁清。曾繁清知道张曙光是干什么的,碰到他后,不禁大吃一惊;但见他把自己拉到僻静地方坐下,与自己拉家常,惊吓度又缓和下来。见状,张曙光开门见山地说:
  “老曾啊,我正准备回老家,没想到他乡遇老乡。俗话说得好,亲不亲,故乡人。我就不瞒你说,我这次来,就是想动员你参加抗日的,你看如何?”
  “老张呀,不是我不想参加抗日,你看我家老小这么多人,怎么办?再说……”曾繁清叫苦不迭,不愿参加抗日,并且还劝张曙光说:
  “老张呀,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你闹革命死里来活里去,十多年了,还不是这个样子?还是洗手不干算了!”听他这么一说,张曙光就严肃地对他说:
  “古人说得好,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目前是国难当头,你我都不抗日,怎么对得起我们的祖先和后代呢……”张曙光的一席话,把曾繁清说得低下了头,不语。
  看到谈话进入僵持局面,张曙光心想,争取他过来不大可能,但也要让他不死心塌地当特务、汉奸,坏我党的事。于是,张曙光笑着对他说:
  “老曾啊,酸甜苦辣,各有所好,咱们各有各的信仰。我党的政策你是知道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希望你好好把握啊!”曾繁清连连点头,张曙光便进一步警告说:
  “老曾啊,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你我的全家老小都在这儿,明人不做暗事,如果我的家人出了什么问题,你不要怪我这个老乡对不住你这个老乡啊!”听后,曾繁清又吃了一惊,连忙点头说:
  “是,是,我晓得,我晓得。和共产党作对,是没有好果子吃的,我们今后是井水不犯河水。,
  “老曾啊,话也不必说得这么死,我们今后打交道的日子长着呢!你是联保主任,又是同乡会会长,今后我有事还要麻烦你呢!”张曙光进一步说。
  曾繁清见张曙光说话比较客气了,就对张曙光说:“老张呀,你放心,你我都是同乡,只要我能够办到的事,一定尽力而为。”
  经过这一番软硬兼施的谈话,虽没有把曾繁清争取过来,但张曙光认为,曾繁清还是可以为我所用的。
为我所用
  为了考查曾繁清的诚意,张曙光每次到渡普口,都要特意去他家拜访。有一次,张曙光一进曾繁清的家,就看到他正与国民党特务们喝酒;曾见张曙光来了,急忙站起来,笑脸相迎,热情地请他上座,并向特务们介绍说,“张先生是我的老朋友,今后多多关照!”通过几次考查,发现曾繁清不敢与我党为敌,这条地下交通线可以启用。
  有一次,鄂南特委负责人李平要经过渡普口到蒲圻县去。而当时渡普口设立了几道军事哨所,盘查得十分严格。加上李平是蒲圻人,又不会说渡普口的话,护送李平过渡普口,有很大的风险。县委研究决定,由张曙光去找曾繁清,要他帮这个忙。张曙光找到曾繁清,说自己有个亲戚想到蒲圻去,请他帮个忙。曾繁清心知肚明,为确保安全,曾先安排李平到蒲圻湖他家的一个亲戚家住下,等待时机。李平住了一些时,机会终于来了。曾繁清借口到蒲圻进货,就陪李平一起坐一条木船到蒲圻去。船行到军事哨所,曾向哨兵们打招呼说:“这是我的老朋友,我们一起到蒲圻进货去。”哨兵们看到是曾繁清亲自乘船进货,没有任何盘查,就放他们过去了。
  自从开通了渡普口地下航线后,我党地下交通站的同志们把一批革命干部、进步青年护送到了后方,为鄂南革命斗争做出了一份贡献。

文章分类: 党史回眸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