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初心红色国际文化交流有限公司
Jiangxi Chuxin Red International Cultural Exchange Co. , Ltd.

腊子口上降神兵

1
发表时间:2021-12-24 10:25

1935年6月,红一、四方面军在懋功会师。7月中旬,为充实红一方面军战斗人员,党中央决定从红四方面军抽调3个团和1个师直属队给红一方面军。红四方面军第三十三军九十八师二九四团营长张仁初奉调红一军团第四团二营当营长。
  9月上旬,党中央察觉到张国焘的分裂活动,为贯彻北上抗日方针,毅然率红一方面军第一、三军团和中央直属机关离开班佑、巴西地区先行北上。红四团仍为先头团,并接受了中央“三天内夺取天险腊子口,扫除前进途中抗阻之敌”的命令。
  腊子口位于甘肃迭部县境,从远处看就好像是一座大山被利斧劈开两半的山峰。近看悬崖峭壁边只有30来米宽的小路,当真是“一夫当关,万户莫开”的天险。但它是四川进入甘南的必经之地。红军要想北上,非得从这儿过去。国民党军鲁大昌部为了阻击红军北上,在这里布置了2个营的兵力。从山口往里,直到岷县,纵深配置了3个团的兵力,严密封锁红军去路。
  红四团日夜兼程于16日逼近腊子口。团长和政委研究决定,由张仁初率领的二营为突击营,六连为主攻连。当晚发起进攻,突击营的任务是从正面进攻,夺取木桥,攻占隘口。张仁初和突击队员们身背大刀、腰插手榴弹、手持长短枪,趁夜色开始强攻。敌人死守着桥头堡,右岸石壁上的敌人倾泻下大量的手榴弹,在桥头堡前50米内构成一片火力网。突击队员们勇猛顽强地杀了个几进几出,均未奏效。
  张仁初见直攻不行,便及时调整部署,决定组成4个队分两路夺取大桥。第一队由六连长带领,第二队由指导员胡炳云带领,第三队是四连叶副连长和英雄排长陈国厚带领,张仁初亲自带营直通信班为第四队。所有突击队员重新披挂上阵,一部分突击队员秘密爬上了左侧陡崖,一部分隐蔽在出发地的沟沿里,等待着一营的信号。夜里两点钟的时候,一发摇曳着尾巴的信号弹升上空中,冲锋号响起来了,迫击炮和所有的机枪都一齐射向敌人的火力点。从正面攻击的突击队员趁机跳出沟沿冲上去。六连长弯着腰和四五个队员紧贴崖壁跑在最前面。他们机动地跑着、爬着、跳着,刀柄上的红布随着他们的前进,在火光硝烟里抖动着。炮兵连赵连长一面狠狠地打炮,一面大声朝突击队员们喊着:“冲啊!同志们,我给你们开路!”踞守在碉堡里的敌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坏了,拼命往下扔手榴弹。一会儿工夫,碎弹片便在大路上铺满一层。一挺机枪打哑了,另一挺又接着响开了。敌人凭借有利地形对二营实行火力封锁。为了减少伤亡,张仁初与副营长商议决定从两侧组织连续攻击,不给敌人喘息机会。六连的战士按照命令迅速向左侧陡崖上攀登。有的沿踏脚窝向上攀爬,衣服撕碎了,膝盖和手掌也磨破了,有的顺着那些用抬杆和绑腿扎成的颤悠悠的梯子往上爬,一些体力较强的就把绑腿拴在那些矮树楂子上,手抓绑腿蹬岩石往上攀,几挺机枪也用绑腿吊上去了。接着五连也上去了一部分战士,张仁初又命令叶副连长和陈国厚带着四连的战士攀登右侧崖壁,配合攻击。隘口大路上,由副营长带着部分战士牵制敌人火力,相机攻击。
  张仁初检查了正面和右侧的情况,规定了联络信号后,带着通信班到了右侧陡崖上面。在那里,又和六连长及胡炳云指导员爬到各处检查情况。战士在低声地互相挑战:“是英雄,是好汉,腊子口上见!”天还是黑沉沉的,敌人的碉堡断续地吐着火舌。约定攻击的时间到了,司号员吹起冲锋号,隘口下面和右侧也响起了震撼山谷的号声。突击队员和战士们随即从坎坷不平的山岩间猛扑上去。他们高喊着:“坚决冲上去啊,打下腊子口见毛主席啊!和一营比赛,看谁先上腊子口啊!”一个倒下去了,马上又有一个冲上去,负了伤的连血也顾不得擦又扑上去了。
  敌人从碉堡里扔出来的手榴弹,像一个个火球在山岩间翻滚爆炸,子弹尖叫着撞在山岩上,迸发出闪闪火星,爆炸声震得耳朵嗡嗡直响。在硝烟火光里,战士们在坑坑凹凹的山棱石坎间向前跃进,有的就躺在岩缝里向前爬。
  就在这时,敌人侧后升起一红、一绿两颗信号弹。紧接着响起一阵熟悉的嘹亮号声和手榴弹的爆炸声。原来是王开湘团长指挥的迂回部队攀上了敌人的右岸峭壁的后坡。突击队员们高兴得喊着:“一营的同志们爬上腊子口,咱们冲啊!”挥舞着大刀冲得更猛了。一颗冒烟的手榴弹落在张仁初左前方爆炸,炸伤了他的右臂。但张仁初一心想着拿下前面的碉堡,忘记了伤痛,一口气冲了上去。在一、二营前后夹击下,敌人死的死,伤的伤,剩下的缴枪投降,红军终于占领了天险腊子口。
  1955年授衔时,毛主席对张仁初说:你是打腊子口的突击营营长,感谢你这一仗打得好!

文章分类: 红色故事党史回眸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