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初心红色国际文化交流有限公司
Jiangxi Chuxin Red International Cultural Exchange Co. , Ltd.

【井冈山斗争小故事】宛希先、张子清勇斗叛徒

48
发表时间:2021-12-23 16:59
1927年10月27日,王佐把毛泽东率领的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一团迎上了井冈山茨坪,工农革命军的旗帜从此插上了井冈山,开始了创建第一个农村革命根据地——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伟大斗争,掀开了中国革命新的一页。
        上山那天是王佐外甥结婚的日子,按当地风俗是舅舅要坐第一席位的。王佐说:“毛委员是中央派来的,是皇帝的左丞右相,今天的上席应该毛委员来坐。”
        由此可以看出王佐对毛泽东是非常敬重的。
       但是毛泽东知道,袁文才是共产党员,所以工作好做,而王佐不是共产党员,且在绿林时期被部下出卖过吃过亏,所以王佐虽重江湖义气,但做事谨慎,疑心较重,其部下更是一些彪悍、野蛮、匪气十足的人,改造这样的武装,难度是相当大的,要得到王佐的完全信任并不容易,不能急,要讲究策略,只能慢慢来。
        毛泽东在茨坪十分关心三营的下落,他把团、营干部找来,叮嘱说:“子清和中豪的三营失散好几天了,你们要留心他们的下落,设法与他们取得联系,把他们接回来。”
        团长陈浩不以为然:“我看,三营早完了,那张子清出身豪门,父亲当过湖南江道区少将司令官,能可靠吗?他的部队要不就被打没了,要不就投降国民党了,不用找了。”
        “不会,绝对不会!”毛泽东与陈浩看法迥然不同,“三国时代的关云长,曾经与刘备失去联系。曹操为了得到关云长这员大将,又是封官赐爵,又是赠送黄金美女,三天一小宴,五天一大宴,费尽了多少心机。可是,关云长一旦得到刘备的消息,就骑上赤兔马,过五关,斩六将,千里迢迢,终于回到兵微将寡的刘备身边,成为千古美谈。子清是我党我军的好干部,难道比不上古人关云长?”
        毛泽东坚信张子清会回到革命队伍中来。
        在茨坪,毛泽东给王佐提了些建设部队的建议,同时对井冈山进行了调查,发现井冈山易守难攻,但是人口太少,产粮不多,虽然屯兵容易,但是养兵很难。毛泽东计划把井冈山建设成为军事大本营,再朝外围扩大根据地。
        10月30日,毛泽东带领部队离开茨坪,回到离开了十八天之久的茅坪。
        早在前几天,宛希先率领攻打茶陵的部队已经先回到茅坪,茅坪的革命已如火如荼展开,村里里外外到处是革命标语,余贲民与袁文才、宛希先等人已经把整个茅坪彻底“赤化”了。
        毛泽东到达茅坪后,指示袁文才通知莲花、永新、宁冈三县在茅坪避难的党内负责人到象山庵开会。参加会议的人员有:宁冈的龙超清、袁文才、刘辉霄;永新的刘真、王怀、刘作述、贺敏学、贺子珍、朱昌偕;莲花的朱亦岳、刘仁堪等。
        在会上,毛泽东和大家集中讨论了重建和恢复边界党的组织,开展群众武装斗争活动,发动群众打土豪、分田地等问题。
        会议结束后,宁冈、永新、莲花等地迅速掀起了打土豪分田地的革命斗争,并在斗争中恢复和重建了党的组织。
        1927年10月,“宁汉战争”爆发,湖南军阀唐生智也卷入其中。
        11月中旬,毛泽东利用唐生智部队撤出湖南调往湖北的大好时机,安排团长陈浩和政治部主任宛希先带领五百余人进攻守备空虚的茶陵。11月16日,部队从宁冈大陇出发,毛泽东因脚伤留守茅坪。
        部队出发前,毛泽东做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同志们,我们经过了将近一个月的休整,今天就要上前线打仗了。现在的茶陵,敌人守备空虚,我们抓住这个机会来个开门红。我很想和大家一起去,可是,这只脚不让我革命,我只能在这里预祝你们旗开得胜。”
        18日凌晨,部分战士化装成卖菜、卖柴的百姓混入茶陵城,革命军里外夹击攻下城池。而宛希先已经是第二次进茶陵城了。
攻下茶陵
攻下茶陵
        攻下茶陵城后,团长陈浩成立了“人民委员会”,安排曾经在安徽旌德做过县长的谭梓生担任县长。
       但是这个政府一切照搬封建衙门的管理方式,摊派税收,征粮征丁。百姓们大为不满:还说为我们打天下,原来是换汤不换药。
        团长陈浩丢下土豪不打,专找商会派军饷,更不开展群众工作。
        有一天,中瑶乡农会把转移钱财的劣绅陈老三抓获押到人民委员会,喝得醉醺醺的陈浩却要他们先击鼓再升堂。
        群众击鼓后,陈浩惊堂木一拍,完全一副县太爷的架势。当得知陈老三拥有土地一百九十亩的时候,陈浩反而训斥农会干部不应该触犯陈老三的利益。
        群众气得不行,抓起陈老三就走,路上遇到宛希先,把事情一五一十告诉了他。
宛希先
宛希先
        宛希先听后,对他们说道:“我们这一带大地主少,毛委员一直强调打倒中小地主,没收一切土地归农民。你们好好看住陈老三,开展揭发斗争,发动大家起来革命。”
        除此之外,陈浩还和副团长徐恕(黄埔四期)、参谋长韩昌剑、一营营长黄子吉(黄埔四期)四人在茶陵城里吃喝玩乐,甚至贪污打土豪缴获的黄金几千克,陈浩还姘上一个妓女,在群众中造成非常恶劣的影响。
        面对这种情况,宛希先写信把茶陵的情况向在茅坪养伤的毛泽东一一汇报。
        毛泽东回信指示:“新的政权不能按国民党那一套搞,要成立工农兵苏维埃政府,发动群众开展斗争……但凡工作应与宛希先同志商议,不可独断专行。”
        在信里,毛泽东对陈浩等四人的错误行为进行了严厉批评,导致这四人怀恨在心。
        11月28日,宛希先按毛泽东指示,召集茶陵主要负责人,成立了我国第一个红色政权——茶陵县工农兵政府,工人代表为谭震林,农民代表为李炳荣,士兵代表为陈士榘,政府主席由印刷工人出身的谭震林担任。
我国第一个红色政权
       我国第一个红色政权——茶陵县工农兵政府旧址
        红色政权成立后,立即发布公告,号召广大工农群众起来革命,建立工农武装,惩治土豪劣绅,茶陵各地的革命纷纷开展起来。
        1927年11月,唐生智在“宁汉战争”中战败逃往日本,余部由李品仙、何键等率领退回湖南老巢。
        12月下旬,湘敌吴尚第八军的一个团进攻茶陵。
        在敌我力量悬殊的情况下,部队本应放弃茶陵回师井冈山,但是陈浩等人却强烈反对回师,还命令宛希先到茶陵城外迎敌。
        12月25日,吴尚一个正规团和附近几个县的挨户团向茶陵发动猛烈进攻。
        宛希先率领一营、特务连和当地赤卫队、游击队在茶陵城外与敌军短兵相接。革命军英勇奋战,击退敌人的数次进攻,战斗一直持续到下午。
        敌军的进攻持续不断,可革命军的弹药即将耗尽,而茶陵城里的陈浩却不派人来支援。
        眼见敌人重重包围过来,弹药快要耗尽的宛希先心急如焚:难道我今天就要牺牲在这里?
        突然,敌人外围枪声大作。宛希先大喜:这是哪来的救兵?随即指挥部队发动猛攻,里外夹击将敌人击溃。
       宛希先纳闷:是谁解了我们的围呀?
       定睛一看,宛希先大叫起来:“子清,原来是你呀!我还以为是哪里来的天兵天将。要不是你们,一营就要全军覆没了。来来来,快说说你们这段日子怎么过的。”
       原来解围的是10月23日在遂川大汾被打散的张子清、伍中豪率领的三营。
        张子清笑道:“我们在大汾被截断后,结果走错了方向,我和中豪带部队去了赣南、湘南一带打游击。你猜我遇到了谁?竟然遇到了朱德、陈毅他们。后来我们和朱德一起去了湘南。朱德、陈毅说他们过段时间也要上井冈山,让我们先回来,于是我和中豪带领部队先回井冈山。回井冈山的路上,听到你们赫赫有名的茶陵县工农兵政府,所以决定来看看,结果就看到敌军进攻你们。”
“红军中的关云长”张子清
“红军中的关云长”张子清(1902--1930)
        宛希先大喜,说道:“我们找你们找得好苦呀。毛委员说你是关云长,一定会回来的,果然毛委员说中了。”
        从此,张子清就有了“红军中的关云长”这一称呼。
         两部会合后,宛希先、张子清等决定带领部队撤出茶陵城,回师井冈山。
        谁知茶陵城外架在洣水河上回井冈山的浮桥被拆了。一打听,原来是陈浩命人干的。
        宛希先、张子清等找到陈浩:“陈团长,你怎么把我们唯一的归路给拆了?”
        陈浩狡辩:“在井冈山也是革命,在这里也是革命,我这是破釜沉舟,我们完全可以到湘南去把革命进行到底嘛。”
        原来,因吃喝嫖赌被毛泽东批评的团长陈浩等人怀恨在心,想带部队投靠黄埔军校学习时期的老师、湘南军阀方鼎英。
        宛希先张子清等人察觉不对劲。
“这是一场关系到数百名革命军战士生死存亡的斗争,我们一定要保住部队,千万不能让他们的阴谋得逞。”宛希先在黑暗中郑重而又坚定地对张子清说。
宛希先、张子清一面秘密派人给毛泽东送信,一面与陈浩等进行斗争,尽量拖延时间。
         12月26日,毛泽东三十四岁生日这天接到茶陵来信,又惊又喜,喜的是“关云长”回来了,惊的是自己生病期间以陈浩为首的几个不坚定的黄埔学生又在走苏先骏、余洒度的老路。
       毛泽东急忙带上从朱德那里过来联系的弟弟毛泽覃,另外赶紧叫上被派到袁文才部的陈伯钧带上袁文才的一个连,快马加鞭朝湖南赶去。
       12月27日,陈浩迫使部队行至茶陵县湖口。
       这是回井冈山还是往湘南的三岔路口,宛希先、张子清和陈浩一伙此时针尖对麦芒,谁也不让步。
       宛希先跑到队伍前头拦住部队,说:“部队走错了方向,必须往回走。”
       
宛希先望着700多人的队伍,严肃地说:“我们是共产党、毛委员领导的工农革命军,我们的立足点在井冈山,我们的领头人是毛泽东,去湘南投靠国民党方鼎英,那就是叛变革命!”
       陈浩凶相毕露,拍着腰间的手枪,狞笑着威胁宛希先说:“不跟团长走,老子今天对你不客气!”
       “你敢!?有胆量就向战士们说,谁愿意跟你去当叛徒?”宛希先和张子清异口同声地说。
       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陈伯钧赶到,传来毛泽东指示:部队立即停止前进。
        陈浩等四人一听毛泽东来了,大惊失色,马上想溜,被曾士峨、张子清和陈伯钧等人拦住。
        不一会,毛泽东赶到,命令把陈浩、徐恕、韩昌剑、黄子吉四人看押起来。
湖口挽澜
湖口挽澜(1927.12.27)
        宛希先见战士们摸不着头脑,说道:“陈浩是想带领大家去湘南投敌。”战士们听了大为吃惊。
        当天晚上,毛泽东在湖口召开连以上干部紧急会议。
        会上,宛希先、张子清、伍中豪等向毛泽东详细汇报了情况。
会上,宛希先历数陈浩一伙自从打茶陵以来,破坏革命军纪律以致走上叛变投敌道路等一系列罪行。
        正在这时,部队缴获了方鼎英给陈浩的回信,证据确凿,毛泽东当即下令把陈浩等四人逮捕。
        革命军战士听到这一消息,无不欢欣鼓舞,拍手叫好,都说:“多亏了宛党代表和张营长挽救了我们这么多战士的生命。”
        12月28日,毛泽东在湖口召集全体将士大会,公布了陈浩一伙通敌罪行,宣布撤销陈浩、徐恕、韩昌剑、黄子吉四人职务,由三营营长张子清接任团长,朱云卿任参谋长,员一民任一营营长,伍中豪接任三营营长,何挺颖继续任团党代表,宛希先继续任团政治部主任。
        大会还组织了特别法庭,对陈浩等四名军官进行了审判,定下了八条罪状。
        毛泽东心情沉重,说:“陈浩等人投敌不可饶恕,他们差点就断送了秋收起义保留下来的老本,这是要了共产党的命,是要了我们大家的命。他们已经不是我们的战友,已经成了凶恶的敌人,我们对敌人不能仁慈。”
        12月29日,部队回到宁冈龙市,以特别法庭的名义判处陈浩等四人死刑。
         事实证明,黄埔青年要成熟起来,还有很远的路要走,书上的理论知识和革命的实践还是有很大差别。
         “湖口锄奸”是我党反腐倡廉、严肃党纪的开端,这一事件告诫我们党员干部必须严肃生活作风,加强自身修养,增强廉洁自律意识。
在革命战争年代,无数革命者面对困难,敢于担当,勇于担当。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党的干部必须坚持原则、认真负责,面对大是大非敢于亮剑,面对矛盾敢于迎难而上,面对危机敢于挺身而出,面对失误敢于承担责任,面对歪风邪气敢于坚决斗争。